一位校长说:“校园足球不是为了培养球员。”

No Comments

前几天中国足协组织的新闻团应武汉方面的邀请,前往武汉对其城市足球改革发展进行采访调研。为期两天的日程排得很满,从小学到高中,从卓尔的基地建设到武汉市足协的梯队体系打造,一个城市的足球改革与规划全貌被展示在眼前。但最触动我的是小学校园足球。

武汉作为中国足球重镇,青训体系一直硕果累累。考虑到它的职业俱乐部梯队建设一直不似鲁能、绿城、上港那般稳定,但它的人才从不断档,可见它在更基层的足球培训上做了充分的工作——不只足球热这几年,而是多年如此。

但这话也只是说在前头罢了。我们不应该只从培养足球人才的角度去评判武汉校园足球的意义,这是一种狭隘,某种角度上也就陷于功利了。走访了汉口的三所学校后,这种感受更深。

中国足球一路走来夹杂着挫败、责骂、吹捧和泡沫,风吹雨打的同时被赋予了很多宏大的意义。在当前,其意义已经被架高到了极致。反而容易忽略它的本质——它是一个公平、快乐、简单的体育游戏,尤其适合孩子。

足球给予了中国孩子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同样的快乐。为什么不能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中国足球”,而非要从中国足球队?当然,这样的快乐也受环境制约。在一个身处应试教育体制里无法自拔的国度,还需政府、教育局、学校和家长形成合力,才能让“中国足球”有成长空间。

高桥阳一的《足球小将》以漫画故事的方式培养孩子们的足球兴趣,无意中影响了日本一代足球人。《足球小将》只是一种形式,高桥阳一创作漫画的时候也没有振兴日本足球的目的,回归到本真才能真正打动孩子,不是吗?

中国足球也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动辄晓以国家大义,或者大规模运动式地排列组合,只为生产出某种“杀进世界杯决赛圈”的GDP。

所以出发点很重要,形式也很重要。足球本身也需要“减负”。搞清楚校园足球的定位很重要。

调研的头天上午,我们到了汉口的硚口区新合村小学。这座建于1966年的小学培养过37位国字号球员,200多个专业运动员。北京国安的主力中卫雷腾龙出自这所学校。毫无疑问,你可以想象到,这些历史被校方装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里,不管是图片还是文字。

中国所有大城市里的绝大部分小学校园,面积都不大,很难有正规的足球场。新合村小学身处城中村,有一个跟常规7人制球场相比更狭窄的7人场,他们还把教学楼顶部的天台做成了面积更小的足球训练场。

这些紧凑的场地,能够满足这所武汉市足球特色小学的足球课程安排:每个班每周有4节体育课,其中2节是足球课。

学校在酿造足球文化方面做了大量细节性的工作。比如,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别称:罗本班,罗纳尔多班,贝肯鲍尔班。这些球星名字跟班级名字一起出现在门口的标识牌上。各个年级的联赛是少不了的。他们还用瑞典人设计的最新的视频分析软件来给校足球队的孩子们做训练指导。教学楼的楼梯走道,墙上挂着孩子们创作各类足球漫画。

不管男孩女孩,在足球场上一起踢球时的那种嬉笑,都很容易打动作为探访者的我们。作为团队项目,足球的作用是很难被替代的。它比跑步、跳绳、乒乓球这类运动更容易让孩子们打成一片。篮球?小学生个子不高,总归还不那么适合。

看着冬天阳光下眼前这些孩子们围着球蹦哒的场景,你千万不要把它跟“中国足球的希望”这类词语联系在一起。真的错了。雷腾龙穿着国家队球衣的照片被放在校门口显耀的板报墙上,但那是一种返璞归真的荣誉,而不是本末倒置的炫耀。

确实,在这天的硚口区教育局、校方、媒体的座谈会上,新合村小学的校长侯琳在发言的时候说的一句话让记者印象深刻:“我们搞校园足球目的不是培养足球运动员,而是育人。通过足球,培养孩子们健全人格、团队意识和拼搏精神。”

很多人把校园足球视为中国足球培养人才的重要土壤,好像全民动员就为了能够培养出更优秀的球员把中国队带进世界杯一样。客观上,这种竞技层面的效果是可能实现的,但主观上,不要忘了校园足球的本质是教育。

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只是这个认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深化和普及罢了。从这个角度讲,校园足球的推行,在教育层面就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它让人意识到,运动健身仅仅只是体育的其中一个作用。

调研的第二站是江汉区的万松园小学,这里的足球教学历史可能比校门口排队排得最长的那家热干面店面还要悠久。这里有更知名的球员,武汉卓尔现任队长姚翰林,以及现役国脚、山东鲁能的队长蒿俊闵。

学校里有个校队更衣室,更衣室里挂着几件蒿俊闵的鲁能落场版球衣。校队的球衣和球鞋装备,是蒿俊闵赠送给母校的礼物。蒿俊闵的启蒙教练,如今已经是亚足联讲师的万松园小学青训总监邓世俊,对记者强调:“这是蒿俊闵用他的赢球奖金给孩子们买的东西。”

这样的球员当然被树为榜样。每个有足球梦的孩子都渴望披着家乡球队的球衣征战职业赛程,渴望穿着国家队的战袍为国效力。这种情感熏陶,自然也是足球教育功能里的一部分吧。

想起此前在新合村的座谈会上侯校长的另一句话:“十二强赛的中乌之战,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材,比学校里机械的课程生动多了。”也是,就灌输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而已,还有什么教育方式比足球更自然?

中国教育里承担的政治教育功能,我们每个人都习惯了。万松园把国家领导人访问德国时与中国青年女足队员合影的照片放在最显耀的位置上,因为里面有一个女孩杜建群正来自万松园,如今这腼腆得可爱的小姑娘成了学校的代表人物。

这天下午,记者跟万松园另一位小姑娘陈秋羽的父亲陈浩聊天,他的言语自信而骄傲。“我女儿的训练和学习,两样都并重,不耽误。锻炼身体,这是主要目的。但我觉得女儿踢球之后有很大的变化,她从足球里找到了自己,她从一个不自信的孩子变成了自信的孩子,从内向变得积极阳光勇敢。当她发现她对球有控制力了,她渐渐去梦想一些东西。”

足球能让孩子变得健康、阳光、开朗、快乐。有天赋有肯努力的孩子,还能获得竞技层面的自信和满足。足球带给校园的还不够多吗?

这天下午,在武汉第十二高中有个江汉区的校园足球工作座谈会,因为时间关系,振兴路小学的校长杨纯没来得及发言,但她工作的这所位于江汉区北部的“流动人口的孩子较多”的小学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太阳一下山,武汉的冬天无论怎么样都很冷,十二高中的标准足球场上,一些附近初中和小学的孩子们正借助这块球场训练。小学生是江汉区选拔出来的精英梯队,正由里皮学院排遣过来的两名意大利籍教练带队训练,他们的小技术灵敏犀利,让人想起网络上视频里看到的那些日本小孩训练时的集锦。

杨纯一边看着这些孩子,一边津津乐道于自己学校的孩子,她说的一段话让记者印象深刻:“我们学校的片区,主要都是武汉本地人的老房子,本地人换了新房子了,就把这些房子租给外地人。我们学校招收的流动人口的孩子比较多,很多学生的家里是小商小贩,做批发的,或者卖菜的。可能商贩时间比较自由,孩子们练球的时候,很多孩子的家长会过来看,他们看得很开心,我感觉到足球真的给了他们很多快乐。”

“因为流动性比较大,学校梯队人员总不固定。不过我记得有个校队的孩子,家里在其它地区买了房子,要搬过去,家长要他转学,但他舍不得,因为他还想在这里踢球。后来他自己每天坐公车上学,这是足球带给他的情感吧。”杨纯说。

足球给这所小学带来了荣耀。他们是“亚洲展望男子足球项目授权学校”,是“全国足球特色学校”,还是“湖北省女足青训中心。”他们被武汉市体育局和教育局联合授予“武汉晚报杯”足球赛二十周年杰出贡献奖。

他们的校队还曾跟来访的贝克汉姆互动。这些孩子绝不会自卑或者内向,因为足球是公平的,足球的力量是无穷的。

当然,也不能曲解“校园足球不是为了培养球员”这句话的意思,以为校园足球反正是游戏,就可以随便踢。竞技层面的提升也很重要,这是教学的需求也是审美的需求。

足球终究是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技艺水平则可集中展现足球教育所包含的所有因素:意志力、团队协作能力、思考和应变能力、荣誉感。这也是武汉足协通过与企业合作(尚文体育)花钱聘请西班牙或意大利教练来汉驻扎的原因,必须把最先进的青训理念和教导经验带进校园。

与其说是为了培养足球尖子,不如说是为了鼓励校园里有天赋的孩子能够更专注于自己的足球兴趣,武汉市教育局、体育局、足协达成了一项合作:那些入选了武汉市各级梯队的孩子,小学毕业后由相关部门协调,依照不同年龄段,统一安排升入初中,球员入学后被编入不同班级,当一名正常的学生,只是课余时间主要都花在足球上罢了。

两天的走访,可以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武汉市教育局、体育局、足协已经把校园足球的舞台搭建好了,广义的足球人口在武汉三镇越来越多,来自拉玛西亚学院和里皮学院的教练,连同中国的青训教练一起,正在慢慢提升武汉校园足球的竞技水平。

至于能不能出尖子运动员?那是另一回事。拔苗不会助长,水到总会渠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