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臭名昭著的总部:从查尔斯·曼森农场到琼斯镇大屠杀

No Comments

【中国反网2023年8月23日消息,通讯员:王妍】近日,站发布作者丹尼尔·科夫林(Daniel Coughlin)整理的图片集,通过图片讲述“大卫教派”“曼森家族”“奥修教”等7个美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背后的恐怖故事。中国反网全文翻译如下。

每个都需要一个运作基地,而有史以来最臭名昭著的,其总部大院等同于中枢系统、控制中心,比如大卫·考雷什的“大卫教派”总部韦科大院、“曼森家族”策划泰特-拉比安卡恐怖谋杀案的洛杉矶嬉皮士赫尔特·斯克尔特农场、“奥修教”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狂野乡村社区等。深入这些大院,发现背后令人震惊的故事……

“大卫教派”成立于1955年,原本是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分裂出来的一个派别。20世纪80年代,该因权力斗争濒临解散,后由阴险狡猾的弗农·豪威尔(Vernon Howell)接管。自封先知的弗农·豪威尔引诱了当时的头目路易丝·罗登(Lois Roden),并将她的儿子赶下台。后来,《》呼吁对该组织位于得克萨斯州韦科镇的总部卡梅尔庄园进行突击检查。

豪威尔和他的130多名信徒在该地建造了一座庞大的木制建筑。1990年,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圣经》中的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译注:取自《以赛亚书》45:1“我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一节。希伯来语中的“居鲁士”即Koresh,豪威尔试图以此表明自己是大卫苗裔,是今日弥赛亚,是“巴比伦”的征服者)。“大卫教派”宣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煽动信徒囤积物资和武器用于“自卫”。大卫·考雷什借机迎娶多名妻子,其中一些还未成年。

该组织通过在各种展上销售乌兹冲锋枪、AK47自动步枪、弹药背心和其他“亡命”商品来赚钱,并用部分销售所得对庄园进行了升级改造,增加了一个室外游泳池,越野摩托车、卡丁车跑道,并在教堂里配备了一台52英寸的宽屏电视,还有大量食品和其他必需品。

除了游泳池、跑道和小教堂外,这座两层楼高的建筑群还分别为男人、女人和孩子设置了独立的生活区,特别为考雷什和他的妻子们提供了一间大套房、厨房和自助餐厅、健身房、电脑室和自来水塔。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上映的影片《火线出击:韦科伏击》(In the Line of Duty: Ambush in Waco)的片场,能够让你一窥这座建筑的结构。

考雷什虐待儿童、非法储存武器的行为迅速引起了美国当局的注意。1993年2月28日上午,美国联邦烟酒与军火管理局特工对该大院展开武装突袭,但反遭猛烈的炮火袭击。混乱中,4名特工身亡,20人受伤。考雷什和他的百余名信徒躲在院子里,美国联邦调查局随后接手此案,展开了长达51天的紧张对峙。

1993年4月19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动催泪瓦斯袭击,引发多处火灾,烧毁了整个建筑。虽然35名“大卫教派”信徒此前已获释,9人成功逃脱,但大卫·考雷什和他的75名信徒死亡,包括25名儿童。许多人身上有致命枪伤,有自杀的,也有他杀。如今,该遗址上立有一座小教堂和考雷什遇难者纪念碑。

查尔斯·曼森(Charles Manson)是一个疯狂的头目,怒目圆睁时能让大胆之人不寒而栗。在成为历史上最遭人唾骂的罪犯之前,查尔斯·曼森曾是三流骗子和过气音乐家。1967年,他因偷盗车辆、伪造支票从监狱刑满释放,遂开始招募“家族”成员。

曼森极具个人魅力,其信奉嬉皮士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一群辍学者,主要由年轻中产女性组成。鼎盛时期,“曼森家族”拥有100名成员。曼森借此开始接触一些名人,如美国迷幻摇滚乐队“海滩男孩”成员丹尼斯·威尔逊(Dennis Wilson)、音乐家尼尔·杨(Neil Young)和女演员安吉拉·兰斯伯里(Angela Lansbury)的女儿迪迪·肖(Didi Shaw)。据美国《生活》杂志报道,1967年,“曼森家族”成员萨迪·阿特金斯(Sadie Atkins)发现了位于洛杉矶县偏远的斯班农场(Spahn Ranch),认为适合当成总部基地。该农场占地55英亩(约合22万平方米),曾是《独行侠》《波南扎》等电影电视节目的拍摄地。

曼森于是与农场年迈的主人乔治·斯班(George Spahn)交上朋友,斯班同意他们住在破旧的农场里,交换条件是照顾他和这处房产。成员逐渐搬了进来,最终在摇摇欲坠的小酒吧和其他几近散架的房子里安了家。曼森和已被洗脑的成员在农场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服用大量致幻剂,极少与外界接触,变得越来越神志不清。

曼森那时一度沉迷于“赫尔特·斯克尔特”(Helter Skelter),这是一个关于种族战争的虚假预言,以披头士乐队的一首歌命名,曼森声称这首歌煽动了种族冲突。1969年春天,曼森与一名据信是黑豹党成员的男子进行毒品交易,结果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农场的气氛变得更加恐惧。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2019年的电影《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对此进行了重现。

曼森随后启动一个震惊世界的策划:指挥他的信徒对富有的白人开展系列残忍杀戮,引发种族战争,最终归咎于黑豹党。1969年8月8日至10日,曼森将计划以最可怕的方式付诸实施,四名“曼森家族”成员谋杀了六个人:怀孕的女演员莎伦·泰特(Sharon Tate)和她的四名同伴,杂货商莱诺·拉比安卡(Leno LaBianca)和他的妻子罗斯玛丽(Rosemary)。

与此同时,曼森带领信徒逃到了位于死亡谷的巴克农场(Barker Ranch)。1969年10月,头目曼森在巴克农场因偷车被捕,警方很快发现其与系列谋杀案相关。他和实施谋杀的四名成员先被判处死刑,后来减为终身监禁。2017年,查尔斯·曼森去世。至于斯班农场,其建筑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场森林大火中被烧毁,而巴克农场则于2009年同样被大火摧毁。

20世纪60年代末,印度神秘主义者薄伽梵·史利·拉杰尼希(Bhagwan Shree Rajneesh,又名奥修)在印度发起了一场运动,将自由恋爱、东方精神、节制资本主义和流行心理学进行怪异组合,吸引了数千名信徒。拉杰尼希对传统道德的抗拒使他与印度当局产生了分歧,1981年,这位头目去往美国发展。

20世纪80年代初,“奥修教”以575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俄勒冈州羚羊镇附近占地6.42万英亩(约合260平方公里)的Big Muddy农场,按今天的价格计算,约1800万至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1亿至1.46亿元)之间。

据《大英百科全书》记载,拉杰尼希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身穿橙色或红粉色衣服居住在那里,形成社区。“奥修教”紧锣密鼓地建造着他们的荒漠乌托邦,他们24小时不间断地建造房屋、购物中心、酒店、餐厅等设施,包括一个巨大的冥想大厅。

“奥修教”最高峰时有2000名信徒,甚至拥有自己的警察局、消防部门、公共交通系统、机场和航空公司。资金来自信徒捐款和商业活动,其组织的一年一度的国际音乐节就能赚数百万美元。拉杰尼希将大部分钱都花在购买奢侈品上,据说拥有90多辆劳斯莱斯、一架私人飞机、无数珠宝镶嵌的名牌手表和其他闪闪发光的物品。

随着不断扩张,“奥修教”与羚羊镇当地居民及地方当局发生了冲突。1983年夏天,“奥修教”在波特兰的一家酒店遭到的轰炸,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随着被迫害妄想和恐惧情绪不断蔓延,拉杰尼希的助手兼发言人马·阿南德·希拉(Ma Anand Sheela)领导一群“奥修教”恶棍信徒,决定以最肮脏的方式发起所谓“反击”。

正如2018年奈飞获奖纪录片《异狂国度》(Wild Wild Country)中所述,“奥修教”认为,解决他们困境的唯一办法是控制当地政权。为了赢得更多选票,1984年,他们拉来数千名无家可归者居住在拉杰尼希公社。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们还实施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生物。为了干掉当地的敌对选民,“奥修教”在沃斯科县10家餐馆食品中掺入沙门氏菌,751人中毒,所幸无人员死亡。

“奥修教”还参与走私、故意纵火,甚至试图暗杀当时的俄勒冈州联邦检察官查尔斯·特纳(Charles Turner)。1985年,他们的罪行曝光,希拉和她的“小黄人”被捕,而被指控性侵妇女儿童的拉杰尼希因违反移民法被驱逐出美国。拉杰尼希公社最终破产,并于1988年在警长拍卖会上被出售。时至今日,这里驻扎着两个基督教夏令营。

1958年,一项针对瘾君子的康复计划“锡南浓”(Synanon)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启动,创立者为匿名酗酒者协会(Alcoholics Anonymous)成员切克·戴德里奇(Chuck Dederich)。戴德里奇最初在一家小店提供为期两年的内部康复课程,但他得出的结论是,瘾君子永远无法完全康复,因此永远不得从他的课程毕业。

到了1967年,戴德里奇用积累的大笔资金收购了圣莫尼卡的豪华俱乐部Casa Del Mar酒店,该酒店成为“锡南浓”的总部基地和主要的“严厉之爱”治疗场所。

据《洛杉矶杂志》报道,“锡南浓”的规定非常严苛,女性被迫剃光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戴德里奇宣布“锡南浓”为宗教,并对成员施加越来越强硬的控制。他控制信徒的核心方式为“锡南浓”独特的团体“治疗”形式,被命名为“游戏”(The Game)。

“游戏”由频繁的会议组成,每次会议长达数小时。会议期间,成员们互相攻击相互惩罚。戴德里奇利用这些折磨人的会议操纵他的信徒,迫使已婚夫妇分手、孕妇堕胎、男子切除输精管,以及实施暴力行为。

被称为“分裂分子”的成员甚至前成员都遭到了可怕的殴打,这些行为多由戴德里奇的影子准军事组织“帝国海军陆战队”(Imperial Marines)实施。据悉,“锡南浓”犯下一系列罪行,包括造成一位名叫罗丝·莉娜·科尔(Rose Lena Cole)女子失踪。

1978年,因为一名律师代理“锡南浓”脱教者的案件,两位“锡南浓”成员在他的信箱里放了一条响尾蛇,最终导致该律师住院六天。洛杉矶警察局就此展开调查。这起肆无忌惮的谋杀在网上疯传,资深新闻主播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表示,“就算以标准来看,这个案件也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戴德里奇和两名“锡南浓”成员乔·穆斯科(Joe Musico)和兰斯·肯顿(Lance Kenton)被捕,罪名为袭击和共谋谋杀。二人入狱期间,戴德里奇则因身体原因被判缓刑,并被禁止与“锡南浓”成员来往。美国国税局随后撤销了该的慈善地位,并责令其缴纳数百万美元欠税。由于债务缠身,失去领导人,“锡南浓”破产,并于1991年解散。Casa Del Mar俱乐部总部于20世纪90年代末出售,恢复为豪华酒店。

1955年,吉姆·琼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创立“人民圣殿教”,60年代中期将教堂迁至加利福尼亚州。吉姆·琼斯自称弥赛亚,拥有读心术和治愈病人的能力,吸引了数千名信徒,他们被他的种族和谐和基督教社会主义思想所吸引。琼斯还获得了包括沃尔特·蒙代尔(译注:Walter Mondale,美国前副总统)和哈维·米尔克(译注:Harvey Milk,美国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政治人士)在内的政治家的支持。

“人民圣殿教”规模不断发展壮大。据《女巫季节》(Season of the Witch)作者、美国《沙龙》杂志创始人大卫·塔尔博特(David Talbot)称,“人民圣殿教”徒被他们的教主迷住了。成员们纷纷表示:“他(吉姆·琼斯)让我们感到特别。”“完全平等,不分贫富,不分种族。”“这些宗教礼仪让我们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他们富有生命、灵魂和力量。”

但随着的扩大,成员被迫交出财产、遭受残酷殴打和忍受虐待之事丛生。越来越多的负面声音出现,琼斯于是于1977年带着1000多名信徒搬到了琼斯镇,占地3000英亩(约合12平方公里)。

琼斯镇并不像琼斯承诺的那样是天堂,而是一个类似于战俘营的活地狱,除了简陋的小屋、仓库、中央凉亭,一无所有。在琼斯全副武装恐怖组织的领导下,成员们不得不忍受数小时的宣传和琼斯没完没了的咆哮,如果他们越界,还会受到残酷的惩罚。

琼斯就住在这个简陋的小屋里。他确信美国中央情报局要摧毁这里,于是策划了几场没日没夜的偏执行动,以及一场为期六天的围攻模拟,期间成员们被要求模拟。1977年11月17日,美国国会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率领的代表团到访琼斯镇,调查社区内存在的虐待指控,紧张局势因此升级。

第二天,来访者离开时,琼斯下令对他们进行攻击。国会议员瑞安、两名记者和一名脱教者在定居点的飞机跑道上被枪杀,11名代表受伤。琼斯确信“人民圣殿教”注定要灭亡,于是将所有成员召集到琼斯镇的中央大厅,命令所有人自杀。只是这次是真的。

无论是否自愿,成员们要么主动喝下,要么被注射了掺有氰化物的液体。他们喝下的是一种名为Flavor Aid的饮料,早期的报道认为那是Kool Aid,由此甚至有了俚语:“drinking the Kool-Aid”(意为:被洗脑)。琼斯镇惨案有909名成员死亡,其中包括304名儿童。该定居点遂与大屠杀永远联系在一起,随后被当地人洗劫一空,最终被遗弃,变得丛林密布。

20世纪70年代初,陷入困境的音乐老师马歇尔·阿普尔怀特(Marshall Applewhite)与护士兼占星师邦妮·奈特(Bonnie Nettles)在得克萨斯州创立了“天堂之门”。这疯狂的二人自称“提”(Ti)和“铎”(Do),他们相信上帝是外星人,阿普尔怀特是耶稣二次降临,他们及其信徒有一天会被宇宙飞船送到天堂。该在20世纪70年代有200多名成员,但到了80年代初,人数已减至80人。

奈特1985年死于癌症,然而那时不明飞行物并没有出现。为了掩盖这一事实,阿普尔怀特调整教义。他说,成员们的灵魂将进行这次旅行,这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死去,而不是乘坐宇宙飞船前往天堂。

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该才进入民众视线,当时成员数量进一步减少,阿普尔怀特再次开始招募。在新墨西哥州待了一段时间后,这位头目和38名核心信徒最终住进了圣地亚哥富裕郊区兰乔圣达菲的一栋豪宅。

1996年10月,“天堂之门”成员搬进了这座9200平方英尺(约合855平方米)的地中海风格豪宅。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豪华大院,共有九间卧室、七间浴室、一个游泳池、桑拿浴室、网球场和小型高尔夫球场。该组织的大部分资金来自网站设计收入,其中个别网站用于成员招募,目前仍由两名前成员运营。

然而,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利用互联网的组织,其生活方式并不阔绰。成员们称这座宅邸为“修道院”,确实过着僧侣般的生活。信徒郑重宣誓禁止性行为,外表中性,包括阿普尔怀特在内的几名男子做了手术。成员们还被要求切断与家人朋友的联系,放弃所有财产。

阿普尔怀特确信,一艘围绕海尔-波普彗星运行的宇宙飞船将把他和“天堂之门”成员的灵魂带到天堂,而他们登上飞船的唯一方法是在1997年3月底彗星最接近地球时抛弃肉身。不幸的是,成员们同意了。最终,所有39人都身穿黑色运动服,脚踏耐克运动鞋,在吃了掺有巴比妥酸盐的苹果酱和伏特加后死亡。

1997年4月26日,最后一名成员自杀后不久,警方接到举报,发现了这些尸体。据报道,这通电话是由前成员里奥·迪安吉洛(Rio DiAngelo)打来的。事件发生后,该房产的所有者、商人Sam Koutchesfahani因共谋和逃税被判入狱。这座豪宅被取消抵押品赎回权,并于1999年以66.8万美元低价售出。由于曾经发生过恐怖事件,这处房产最终被拆除。

庸医兼炼金术士赛勒斯·特德(Cyrus Teed)1869年在一次弗兰肯斯坦式(译注:Frankenstein-esque,弗兰肯斯坦是著名女作家玛丽·雪莱小说中的人物,醉心科学的他用尸块拼接成了一个“活死人”亚当。亚当成为一个怪物,杀死了很多人。因此在西方的文学和科学界都会将这类有伦理、道德问题的事情,称作弗兰肯斯坦式怪物)的炼金实验中昏倒,声称自己昏迷中看到了一个神灵,告诉他就是弥赛亚,于是赛勒斯·特德建立了自己的教派。

赛勒斯以名字的希伯来语版本将教派起名为“考雷什”(Koreshanity,巧合的是,几十年后“大卫教派”头目弗农·豪威尔也取了同样的名字),最终吸引了大约200名信徒。1894年,赛勒斯带领信徒搬到了佛罗里达州南部小镇埃斯特罗(Estero),试图创建一个公共乌托邦。

这个社区比邻鳄鱼出没的埃斯特罗河,赛勒斯对此寄予厚望,希望在此创建一个“新耶路撒冷”,设想这个城市将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千万人口的庞大都市,仅林荫大道就有400英尺(约合122米)宽。勤劳的信徒紧张有序地开始建造社区,一分一秒也没敢浪费。

此后十年,该镇拥有了60多座坚固的建筑,包括楼房、小屋、杂货店、印刷厂、“艺术厅”、发电厂等。女性在“考雷什联合体”组织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上图为社区最好的建筑“行星宫”,居住着教派精英——七位“行星姐妹”。

“考雷什联合体”的其他核心理念都是彻头彻尾的胡言乱语。首先,他们认为地球是由内而外的,以太阳为中心,包含了整个宇宙。然后,他们相信保持独身会保证高层的永垂不朽。

据报道,1906年,赛勒斯卷入了“考雷什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一场战斗,当地人随后对该教派的敌意越来越大。两年后赛勒斯去世,据称是在某场争斗中受伤身亡。赛勒斯的信徒拒绝接受他们所谓的不朽领袖已经去世的事实,一直在为他的尸体守灵,最终县卫生官员将其强制掩埋。不过,正如上图所示,赛勒斯的坟墓1921年被飓风摧毁,他的棺材被冲到了海里。

不出所料,赛勒斯的死对“考雷什联合体”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该组织开始走下坡路。1961年,“考雷什联合体”最后一任主席海德维格·米歇尔(Hedwig Michel)及余下三名成员将占地面积305英亩(约合123万平方米)的定居点交付佛罗里达州政府。现在该地已成为州立公园,11座建筑完整保存留给后人。按照协议,不愿离开的人可以住在建筑里直到去世。上图为米歇尔在公园落成典礼上的照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