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夫雷亚:失落的现代主义乌托邦

No Comments

1976年开放的伊夫雷亚的La Serra建筑群,伊吉尼奥·卡帕伊和皮埃特罗·迈纳迪斯设计

在意大利,离都灵不远,有一座叫伊夫雷亚(Ivrea)的小镇。上世纪50年代,这里曾上演了一场社会主义实验。如今,它依旧散发着一种让人迷之向往的魅力。

从都灵乘坐火车,不到1个小时就能到达伊夫雷亚。这里曾经是意大利奥利维蒂公司所在地。主干道上稀稀落落树立着一组褪色的标语牌,解释了这座小镇在2018年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目录。因为伊夫雷亚实现了一个源自社区的社会生产系统,是20世纪的工业体系延伸出来的系统。还有一些标语牌解释说,这里的大多数建筑,全都出自20世纪那些赫赫有名的设计师之手,包括马塞洛·尼佐利(Marcello Nizzoli)设计的住宅。尼佐利曾担任奥利维地公司首席设计师,代表作是“Lettera 22”便携式打字机,那个充满有机风格、明快色彩和最利于手指配合的机器设计上的许多元素都被用在了这个单体建筑项目上。还有建筑师爱德华多·维多利亚设计的奥利维蒂研究中心也是这里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

其他十几座建筑,有办公大楼、工厂、酒店、电影院,它们全部在一场私人设计的福利小镇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意大利最优秀的一批现代主义建筑师都被邀请去设计,无论是工厂还是食堂,办公室还是学习区域,都是由玻璃幕墙、平坦的混凝土屋顶、自由组合的内部空间,挑空底部,以及釉面砖组成的现代主义建筑。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在奥利维蒂的办公室内,是悬臂式钢管椅家具装饰,他在内部启动了大胆的设计策略,引进许多理性主义设计作品,建立了产品设计革新、广告、建筑、室内和办公设计结合的策略。从美国进修回来以后,奥利维蒂把美国的企业小镇模式和欧洲的乌托邦理想主义结合起来,伊夫雷亚就这样成为当时意大利和全世界的榜样。

如今,这些建筑和室内设计,都凝固成了乌托邦在现实生活中的标本。当你现在走进这座小镇,会感受到一种怪异的、像是被魔咒镇住般的虚无,这种仿佛坠入仙境的感觉弥漫着整座小镇。

奥利维蒂公司创立于20世纪初,是意大利著名的办公设备制造商,著名的“奥利维蒂打字机”和“Elea计算机”是他们的代表性产品。1938年,公司创始人的儿子阿德里亚诺·奥利维蒂接任公司董事长。阿德里亚诺学识渊博,倾向于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和,他跟随福特公司的发展轨迹,但与福特不同的是,阿德里亚诺希望通过良好的设计来显示其产品的与众不同,大大提高了产品的市场认知度。更为另类的是,在伊夫雷亚小镇,他开始了自己的企业实验。他努力把管理层和工作者汇集在一个社群中,甚至接收到了许多绝望、愤怒和处于抵抗姿态的西西里移民。这一点,与距离不远位于都灵的菲亚特公司全然不同。这一举动,使得奥利维蒂公司提升了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而且消除了移民和阶级之间陈腐的仇恨,劳动者变得愿意接受新技术与变革。

这是一个融合工作与生活的“乌托邦”:免费的教育、融合进日常工作中的艺术表演、企业负责养老、住宅可以分配、长达10个月的带薪产假、带薪夏季长假、农场度假疗养……扩展开来讲,这是城市规划中的现代主义住宅公寓,城乡之间差异模糊,这些福利政策和某些城市规划理想,直到目前都是每个国家奋斗的目标。在20世纪50年代的意大利小镇,居然短暂地实施了。

1960年,阿德里亚诺·奥利维蒂去世,公司仍然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繁荣,而后陷入危机,于80年代倒闭。鼎盛时期,奥利维蒂公司拥有73283名员工,今天,仅有四分之一的人住在这里,大多数是员工们的后代,小镇迅速地破败下去。

伊夫雷亚那种基于社会主义的现代设计实验是独一无二的,它的存在不是为了让企业控制员工,它代表了一种新的理想主义——企业、政治、建筑和员工的日常生活相互影响,相互成就。无论在设计师史、管理史、企业经营还是文化领域,伊夫雷亚都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案例。

Categories: ffty sports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