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特文史资料:蒙古 贞·第二章 悠久的历史

No Comments

据考古发现和史料记载,本地区早在史前期,就有人类活动,“红山文化”遍及全县。沙拉乡查海遗址,距今已有八千年了。是北方文化的源头之一。先秦时期,有山戎、东胡生息于此。汉代以后,匈奴、乌桓、鲜卑、契丹各族活动频繁。隋唐时期。库莫奚曾居这里。辽代契丹、金代女真在此建立过政权。成吉思汗的异母所生之弟别里古台,曾被封为广宁王,立广宁行帅府,以为分地。元代,此地初为懿州路,后属辽阳行省,其省会三次设在懿州(今塔营子乡之塔营子村)。境内设有顺安、灵山、徽州、同昌四县。元至顺年间,失喇万户统辖此地。雕阿不剌万户,被封为鲁王,其属众亦居于县之北境。明代,北喀尔喀五鄂托克迁至此地。察哈尔部亦徙帐管辖此地。兀良哈三卫南移,其中泰宁卫统辖这里民众百姓。于十六世纪末,兀良哈朵颜卫左都督花当(和通)之曾孙莽古岱,从喀喇沁右翼徙居这里。三十年后,蒙古贞部落(史称蒙郭勒津部落)同土默特部落之一部,自宣府边外东迁来此定居。

蒙古贞部落(蒙郭勒津部落)是一个历史悠久、人数众多的古老而强悍活跃的部落。史书记载为“忙豁勒真”、“蒙郭勒津”、“满官嗔”、“满冠正”、“满官填”、“莽观镇”等,至近代又称为“蒙古贞”、“蒙古镇”、“蒙古锦”等等。

远在一千二百多年前,“忙豁勒真”部落的美丽女子与成吉思汗之十三代远祖孛儿只吉歹蔑尔干结发,为得姓受氏之祖。后来,蒙古贞部落游牧、征战到新疆阿尔泰等地,一直到明代,在其领主火筛的带领统辖下,与土默特部落处于一个共同体中,即“满官嗔”万户。(亦称土默特万户)驻牧于黄河河套地区。蒙古贞部落与土默特部落有着相依为命、唇亡齿寒的关系。其领主火筛死后无嗣,后易领主阿拉坦汗。将蒙占贞、土默特部落合为六营。游牧于阴山、黄河之间的丰州滩上。阿拉坦汗之长子辛爱黄台吉(僧格汗)携带其子孙、土默特部落之一部与蒙古贞部落,于明万历年间,迁徙到宣府边外驻牧。万历十四年(一五八六年)辛爱黄台吉之长子扯力克,与蒙古贞部落之女合卺成婚。蒙古贞部落之二、三万之众同辛爱黄台吉之孙鄂穆布楚琥尔同在龙门所口外一百余里的瓦房沟驻牧。公元十七世纪初,察哈尔部落的林丹汗逐渐强盛,东征努尔哈赤,西讨蒙古各部,蒙古贞部落同土默特部落之一部,避其之虐,于公元十七世纪二十年代末,向东迁到今朝阳、阜新地区定居。居于朝阳地区者,乃是鄂穆布楚琥尔所率领的土默特部落,居于阜新地区者,乃是跟随土默特部落来的蒙古贞部落。

在蒙古贞部落迁居此地之前,兀良哈部落之一支莽古岱已居此三十多年了。因兀良哈部落与土默特部落有联姻关系,又桀骜雄强,加之蒙古贞部落无领主,只是跟随土默特而来,所以逐渐被莽古岱所统治。后来由莽古岱之孙善巴管辖了。公元一六二九年(天聪三年)善巴率其属众,归顺后金。公元—六三五年(天聪九年),诏编所部佐领,命善巴任扎萨克。公元一六三六年(崇德元年),封善巴为达尔汉镇国公,众称善巴公。公元一六三七年(崇德二年),借土默特部落之名,建土默特左翼旗。管辖蒙古贞部落所驻地区。即现在的阜新地区(包括阜新蒙古族自治县、阜新市区、郊区,除于寺、化石戈之外)。因此将土默特左翼旗,俗称“蒙古贞旗”。清代,为区别东西路土默特起见,称居于呼和浩特的土默特为归化城土默特,称以喜峰口作贡道的东路土默特为喜峰口土默特。而喜峰口土默特又分为左、右翼二旗。

土默特左翼旗,历经清代、民国,统治本旗长达三百零八年的官方行政机构,隶属于卓索图盟。

公元一九Ο三年(清光绪二十九年),在土默特左翼旗疆域范围内建立了“阜新县”,实行旗县并存、蒙汉分治制度。民国期间,旗、县同属热河省,伪满洲帝国建立后,同属锦州省。一九四Ο年,撤销阜新县,废掉旗县并存分治制度,由土默特左翼旗统管全县。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止。

从一八四Ο年的战争以来,外国帝国主义、国内统治阶级和民族内部的封建势力,对蒙古族人民群众,实行残酷的阶级压迫。面对重重压迫,广大蒙古族人民群众,进行了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英勇斗争。

公元一八六Ο年,掀起了“老人会’的反封建斗争历时五年之久,沉重地打击了封建统治阶级。

清朝统治者和蒙古封建王公,无视群众死活,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搜刮民脂民膏。仅“壮丁税”一项,就由原来每丁每年缴纳制钱五吊,增至制钱八十吊。摊派沉重的徭役,令属下“阿勒巴图”(被奴役者)出钱、出物、出人力;任意选派随丁,擢拔“俊男美女”,作“包勒”和“媵姬”;肆意,使广大的“阿勒巴图”,无可耕之地,无牧放之场。因残酷的剥削和压榨,使得群众走投无路。于是各营村的老年人,相互聚会,商允传帖,成立“老人会”,举起了抗差抗租、武装拒捕和索还租物的反封建斗争的大旗。

“老人会”的斗争,以绰金泰、那穆萨赉、齐达拉等人为首。聚众数千名之多,在全旗迅速开展起来。开始时,以“差重地寡”等情,向清朝廷理藩院控告。因未予解决,遂拒绝交纳节年差项。同时向各营村“塔布囊”(原是附马之意。这里指本旗扎萨克家族。下同)派钱要物,分给贫苦的群众。对于为非作歹的塔布囊加以惩治。

由于老人会的斗争深入发展,引起了封建王公的极大不安。要求清朝廷派兵缉拿。并组织了地方武装团练。配合官兵老人会运动。老人会为对付朝廷官兵和地方团练的武装,亦各执鸟枪、抬炮、铁锏、长枪等武器,多次进行了武装拒捕,并屡次打败官兵,取得节节胜利。

老人会组织广大群众,纷纷拥入有钱富户,索还被其榨取的租物和被其掠去做了奴婢的子女。其声势颇为浩大,王公贵族莫敢不从。

后来清朝廷指定热河都统、盟长联合派重兵老人会的斗争。同时采用卑鄙恶劣的手段,瓦解老人会,抓捕了老人会的首领,致使运动逐渐走向低潮。至公元一八六五年五月,运动始告结束。

“老人会”斗争虽然失败了,但他却沉重地打击了封建王公势力,迫使清朝廷不得不作出让步,革去了旗扎萨克的职务,另易他人。对其他地方官员亦治了罪。在经济上免除了一些差项;仍定每人每年交制钱八吊;拟定差项地亩条款免去了“阿勒巴图”们的一些徭役等等。

继“老人会”反封建斗争之后,土默特左翼旗的广大农牧民抗租抗差,打击地方官僚势力的斗争,此起彼伏,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势。

公元一八九一年至一八九二年(清光绪十七年至十八年),由于连年遭灾,田野禾稼枯黄,颗粒无收。广大人民群众,粒米不沾舌唇,以野菜、树皮为生。封建王公统治阶级,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课以重捐杂税。是年,以乌力吉、马子龙等为首领,率领蒙汉族群众,组成数百人的“养命队”,进行反饥饿斗争。他们杀富济贫,抗击官兵,又一次给封建统治阶级以沉重打击。

大巴乡东苇子沟村的贫苦农民刚布,无房住无地种,只能出卖劳力,仅以微薄收入,养家糊口。这种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活,使刚布心中燃起了反剥削、反压迫的怒火。公元一九ΟΟ年,刚布与其子盆申和另一村的若来,聚众百余人,举起了反压迫的旗帜,进行了反封建的斗争。首先将本屯大地主的粮食,分给了当地贫困者,进而又打击了旗扎萨克的地方官吏。斗争不断深入发展,后辗转活动于乌兰浩特一带。

公元一九Ο五年,蒙古旗兵莫凌阿,目睹王公贵族利用旗武装,欺压百姓,扰害无辜的民众,非常痛恨封建统治阶级,于是举行武装起义。起义队伍由最初三十人,很快发展到二百多人。旗扎萨克视如眼中盯,曾三次派兵,均被起义队伍击败。转战全旗,打击富豪,救济贫苦百姓。以后这只队伍又转战到通辽、白城子一带,与陶克陶的进步队伍汇合。

公元—九Ο四年,日俄战争在东北爆发。沙俄侵略者对富饶的东北,疯狂掠夺。深受战争创伤的阜新各族人民,对沙俄侵略者深恶痛绝。决心驱赶帝国主义。身居本旗聚将屯的海龙,亲自组织周围六十多个村庄的各族群众,奋起反抗沙俄侵略军。斗争不断深入,给沙俄侵略军以沉重打击。屈服于帝国主义压力的旗扎萨克,连续发出几道命令,令其罢兵弃戈,让沙俄侵略者任意宰割。侵略者将其住宅焚烧尽光,他仍置自己得失于不顾,同沙俄侵略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表现出了可贵的爱国主义精神。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武装侵略我国东北,从此,东北人民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一九三三年四月,阜新亦沦陷于日本帝国主义铁蹄的殖民统治之下了。

日寇入侵阜新以后,为加强其殖民统治,设立伪“治安维持会”委派县府、旗府的参事官、警察指导官,直接掌握政治权力;并采取“以华治华”之殖民统治政策,豢养、利用为其效劳的忠实奴才、地痞流氓之社会渣滓,勾结上层统治集团,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进行残酷、野蛮的黑暗统治。

抓劳工、征国兵,是日寇惨绝人寰,摧残青壮年的最恶毒的殖民统治政策之一。劳工所遭受的灾难是极其悲惨的。在孙家湾“万人坑”中,为日寇流尽血汗的劳工被活埋。人们称劳工“去时为活人,回来是鬼魂”。当时劳工九死一生。纵有生还者,亦皮肉不全,筋骨折断,奄奄一息。一九三八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间,全县出劳工四万余人,有成百上千的各族兄弟惨遭涂炭,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在农村,首先以废除地契,改发“大照”之手段,全面控制土地。并以此照,强迫农民交“出荷粮”。从一九四Ο年到一九四四年,全县每年被掠夺“出荷粮”近七千万斤。棉花五万多担,羊毛七百多担。同时还要征敛各种苛捐杂税。对广大群众的日用生活品,实行“配给制”。群众可怜得连一根火柴都得不到。只好长年点燃火绳留火种。如果私购一盒火柴、一根线、一尺布,被发现就视为“经济犯”,轻者被毒打,重者死于非命。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阜新,惨无人道的散布细菌杀人。致使我县旧庙地区,鼠疫多年流行。到一九四六年,仅好力根皋一屯,由于流行鼠疫,一个月内死亡九十六人,占全屯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以上。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恶果。

此外,日本帝国主义还严重摧残我民族文化和民族意识,灌输“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圈”、“王道乐土”等殖民统治思想,对学生进行“国民训”,以棍棒纪律,强行进行奴化教育。

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血腥的我县各民族各阶层的广大爱国民众,同仇敌忾,不断奋起反抗,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我县抗日首领苑九占,早年投身绿林。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东北三省后,苑九占不甘心当亡国奴,便把绿林枪口对准了日本侵略者。苑九占在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第一路军任第二支队副支队长,归兰天林部。一九三二年初,在大郑线秦屯车站,在郝屯、八道壕等地,不断伏击日寇侵略军,歼敌众多,缴获多种军用物资。在凌河车站,奋力攻打驻守日军。击毙日军守备队队长中尉中村四郎和满铁社员谏山准一等十二人。苑九占同抗日队伍刘振东部、王振部、李树珍部、老梯子部等,紧密配合,机动灵活地打击日军和伪军,屡挫敌锋,震动了日本侵略者的指挥中枢,成了日本侵略者的心腹大患。悬赏五百块大洋,缉拿苑九占。这就更加激发了苑九占战斗到底的决心。

一九三六年以后,苑九占重整抗日队伍与他部汇集成千余人的队伍。活动于朝阳、库伦、阜新、彰武等地,一九三九年二月苑九占被日本侵略者逮捕。同年四月,于阜新市孙家湾南梁被日寇杀害。苑九占的抗日行动,点燃了阜新地区蒙汉各族人民反帝救亡的熊熊烈火。

从北满和通化辗转来到阜新的贾秉彝、田霖、英若愚及其率领下的两千余人的抗日义勇军,于一九三三年三月至七月,先后在本旗孙家湾、福兴地、旧庙、鹜欢池、他本扎兰、大板、平安地、周家店、招束沟、泡子、红帽子、八家子、县城附近等地开展抗日活动。尤其是在大巴、沙拉一带,给日本侵略者以狠狠打击,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这支义勇军的战士,都佩戴着红地白边黑字的臂章,上面写着“平倭讨逆,救国救民”。由于军纪严明,爱护百姓,受到群众的欢迎和支持。他们不但寻机痛打日本侵略者,而且到处散发“誓死保卫祖国”、“决心抗日、还我山河”、“任做刀下鬼,不当亡国奴”等传单,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斗争。

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者投降,苏军进驻本县。冀东军区司令部派来以叶舟同志为首的武装连,同在新邱矿做党的地下工作的晋察冀分局东北工作委员会直属阜新党支部书记于宝琪同志,组织武装队伍,在苏军的支持下,挫败了敌伪官吏的阴谋。接收了伪县政府,建立了县、区革命政权。

同年十月,晋察冀分局派来林沛然等七名同志,在锦州,根据锦州地委的指示,组成了阜新县委。随后到达阜新开辟工作。不久就打开了新的工作局面。

在县委、县政府和基层政权机构建立的基础上,发动群众,组织和培养了一批蒙汉族青年骨干,分配到各区、村工作。县委和县政府,特别注意到了阜新少数民族地区的特点,广泛深入地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支持阜新蒙古族人民争取民族解放、民族自治的斗争。团结蒙古族在政界、知识界、宗教界的各阶层进步人士,依靠农村的基本群众,使阜新地区的革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势。

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援助下,向东北大举进犯。在敌人逼近阜新的时刻,县委根据党中央“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采取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措施,坚持在本县农村广大地区进行武装游击活动,建立了以福兴地、旧庙、鹜欢池为中心的阜北根据地。为巩固和扩大解放区,将来转入进攻打下了基础。

一九四五年末,军队进占鹜欢池。为打掉敌人的反动气焰,我新四军三师独立旅与十旅,打响了鹜欢池战斗,消灭敌人五百余人,迫使敌人不得不停止进犯脚步。从而赢得了阜北根据地的相对稳定。

一九四六年三月,在阜新地委的领导下,于平安地成立了阜新县土默特左旗联合政府。老干部刘哲生任县长,叶舟任副县长,蒙古族青年干部包忠任旗长。同时,建立了一支蒙古族人民的革命武装——蒙民大队。

根据当时的形势需要,于一九四六年四月,阜新、彰武两县合并,成立了阜彰县委和阜彰土苏(土默特左旗和苏鲁克旗)联合政府。县委根据阜北根据地具体情况,贯彻党中央《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先进行“减租减息”后试行土改。当时以旧庙为中心,在新邱、代海营子两个屯,采取清算退租方式,开展土地改革的群众斗争。在群众提高觉悟的基础上,斗争了恶霸大地主,分配了他们的土地和浮财,群众当家作主人了。在取得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根据地其他村屯的土改斗争也相继开展起来了。

在试行土改的群众运动中,根据地不断扩大革命武装,参军人员被编入阜新五分区主力部队路西支队。同时蒙民大队人员不断增多,队伍也逐渐壮大起来,各区中队也迅速发展起来,沉重地打击了当地的土豪劣绅和反动的地主武装。

在党的积极领导下,阜新地区的民族统战工作,出现了令人振奋的新局面。九区八大玛王沁庙的活佛嘎刺桑,在党的民族政策感召下,毅然决然地弃庙从戊,投经从军,参加革命,并发表文告,号召广大蒙古族群众积极行动起来,跟着,打倒蒋介石。经过争取工作,土默特左旗末代王爷云丹桑布,带领二百多人的队伍起义投诚。壮大了地方革命武装力量,孤立与打击了在阜新的反动政府及反动武装。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一日,我武工队一个工作组,在副区长赖天恩同志的率领下,在鹜欢池区怒虎村发动群众,进行土改之际,被本村恶霸地主勾引来的军一个营偷袭包围。赖天恩和同志们,与敌人展开激战,击毙敌营长。后终因寡不敌众,赖天恩等十多名同志壮烈牺牲。为纪念革命烈士的功绩,将怒虎村改名为天恩村。

在巴扎兰战斗中,副区长齐国藩同志,带领区中队战士,同数倍于己的敌人打响了激烈的战斗。在战火纷飞中,不幸中弹牺牲。为保卫根据地,保卫人民群众的胜利果实,献出了宝贵生命。

解放战争年代,在辽吉大地上活跃着一支蒙古族人民的子弟兵——蒙民大队。在党的领导和关怀下,这支革命民族武装,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成为中国人民的一个正规骑兵团。整整三个春秋,铁骑驰骋,转战南北,奋勇杀敌,屡建战功。从辽西走廊到松辽平原,乃至塞北沙荒,都留下了他们的战斗足迹。

“八·一五”祖国光复。一九四五年九月,我党我军全面接收阜新。地、县、区各级党的组织和人民政权相继建立起来。不久黄克诚率领新四军三师进驻阜新地区。老三师所到之处,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关心民族前途的蒙古进步青年,经过接触和鉴别,开始从思想上倾向、八路军。于是,这部分青年就主动靠近党组织,要求实行民族自治,成立土默特左旗政府。当时,阜新地委、阜新县委和老三师的领导同志,对于青年们的民族自治要求,寄予深切的同情和支持。并且注意选拔和培养蒙古族青年骨干。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初,新四军三师和阜新地委,在阜新县城兴农合作社召开了蒙古青年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三十多人。会上,三师政治部吴主任明确指出:完全赞成蒙古族管理自己的事情,支持蒙古民族自治。同时号召青年们坚定信心,积极做好旗政府的筹建工作。

不久,阜新地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员吕明仁热情接见了包忠爱、王保山等阜新蒙古族青年代表,要求他们广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揭露蒋介石的大汉族主义,提高广大蒙古族青年,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的政治觉悟,动员更多青年投身于民族解放运动。包忠爱、王保山等十余名蒙古族进步知识青年,在当时敌强我弱的险恶情况下,有组织、有分工地走村串户,进行革命串连。经过一段艰苦工作,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动员出来了一批人。到一九四六年二月末,在哈达户稍屯汇集二十多名热心民族解放事业的蒙古族青年,临时召开一次会议,分析了斗争形势,讨论了行动计划。到三月中旬,在县委、县政府驻地平安地陆续集中了四十多人。这时,地委和县委根据阜新地区的特点和斗争形势的需要,决定组建旗县联合政府和一支蒙古族人民的革命武装。

一九四六年三月中旬,一次历史性的重要会议在平安地召开了。出席会议的有地委、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同志。有蒙古族青年农民、学生和知识分子,一共四十多人。会议经过热烈讨论和民主协商,选举产生了“阜新县土默特左旗联合政府”与“蒙民大队”领导成员。阜土联合政府和蒙民大队的诞生,是阜新地区有史以来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这是党的民族政策的典型性胜利。也是十多万阜新蒙古族人民的真正新生。同时奠定了阜新蒙汉各族人民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新型民族关系的稳固基础。

蒙民大队初建时期,王保山(额尔敦尼)任大队长。骆长胜(骆成全)任副大队长。大队部下设一个中队,一共二十多人。

到一九四六年七、八月,蒙民大队发展到四百余人。这时,王保山调到旗支会工作。骆长胜任大队长。保音达赉任副大队长。旧庙区委书记马广基兼任蒙民大队政委。大队部下设三个分队,一、二中队为步兵,三中队为骑兵。

一九四七年五月,蒙民大队在林东内蒙古自治学院学习结束,奉命回师阜新时,乌兰夫同志命名这支部队为内蒙古人民自卫军第十三支队。骆长胜任支队长,白希凯任参谋长,阿勒塔任政治处主任,陶各陶任后勤主任。

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三支队与旗县联合大队二中队合并,正式成立了辽吉军区骑兵独立团(当时省军区委托五分区指挥该团,赵福林任团长,向常青任副团长,阜新县委书记刘异云兼任政委(后张斌接任)骆长胜任副政委、白希凯任参谋长。阿勒塔任政治处主任,布仁、包汉儒任政治处副主任,包文章任后勤主任兼卫生队长。团部下设六个连队,一个警卫排。

一九四八年三月,辽吉军区骑兵独立团奉命荣升主力,编为内蒙古骑兵二师二十三团。当时受东北军区、内蒙古军区双重领导,以东北军区为主。开始,赵福林任团长,骆长胜任副团长,白希凯任参谋长,阿勒塔任政治处主任,布仁任政治处副主任,宝音图任后勤主任。后来经过调整,骆长胜任团长,布仁任政委,包平安任参谋长,邰喜德任副参谋长,阿勒塔任政治处主任,桑布任后勤处长。团部下设四个连队,干部战士达七百多人。

蒙民大队建立之后,辽吉五分区和县委十分爱护这支民族武装。首先,五分区发给武器,初步武装了这支部队,接着利用三个月的时间,组织指战员学政治、练军事,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后来以平安地为中心,深入各地发动蒙古族青年参军参战,动员富有人家献马献枪,这样在短期内,部队的武器装备逐步完善起来。

一九四六年六月中旬,部队奉命向蒙古族聚居的王府、佛寺等西部敌占区,进行一次长途进军。部队一路前进,大造舆论。宣传革命形势,宣传民族自治;同时,学习老八路作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一路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拥护和大力支持。当时许多老乡送茶献酒,表示慰问。众多蒙古族青年纷纷要求参军参战,有的青年当场脱掉袈裟加入部队行列。有些群众主动向部队献枪献马,捐衣送粮。这一次行动,部队一下子就扩充近百人。女战士齐国珍、边淑兰,就是这个时候参加蒙民大队的。

部队西征不久,接到一个情报:县保安大队长刘墨林、何九回去搬家,带领一百多人,十几辆大车,携带家眷,住在八家子和欧力巴营子。当时,刘、何二匪公开与反动派相勾结,经常进犯,袭击区政府,杀害干部,残害百姓,无恶不作。因此,县委和县政府早就下决心拔掉这个“钉子”。七月某日,五分区警卫连配合蒙民大队,在八家子、欧力巴营子攻打刘、何反动地主武装,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消灭敌人二十多个,缴获三十多支枪、一门迫击炮、还有粮食、衣物、马匹、车辆等物资。

在这次战斗中,蒙民大队牲牺三名同志:班长巨宝、战士小银宝和日本医生宝音图。

宝音图同志的日本名字叫田中,原是日本开办的海州医士学校教员。日本投降后,他没有来得及回国,隐居在乡下。后来经人介绍,他和另两名日本学生一同参加了蒙民大队。日后,大家给他们三位起了蒙古名字:田中叫宝音图,大竹叫巴依尔,另一位叫松迪。宝音图是学医的,就留在大队部当医生。他平时工作认真,对人热情,大家都很喜欢他。这位年仅二十六岁的日本医生,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把—腔热血洒在阜新的土地上。宝音图同志的光辉形象将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的心里,其英雄业绩永垂史册。

一九四六年六月底,蒋介石一手策划的全面内战爆发了。阜新守敌九十三军二十二师与伪县警察大队、伪旗保安总队勾结在一起,网罗十几股反动大团,地主土匪武装,一共集结四千多人,蠢蠢欲动,伺机进犯解放区。中秋节前夕,匪首刘墨林、依绍先率领千人匪队,配合正规军,疯狂围剿塔营子、鹜欢池解放区。使这里的区政府、区中队和人民群众遭受严重损失。当时区村干部落到这群魔鬼手里,几乎无一幸存。有的被反绑双臂装进麻袋从房顶往下扔。有的被开肠破肚,刀劈枪杀。

在这种情况下,五地委(阜新地委改称)、五分区和县委根据上级的具体部署,带领根据地军民克服困难,坚持游击,坚持地区,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斗争。

在转战塞北的艰苦岁月里,蒙民大队指战员凭着对革命事业的赤胆忠心,凭着英勇顽强的英雄气概,凭着蒙汉同志和兄弟部队的紧密团结和密切合作,胜利进行了双合兴突围战斗和马鬃山战斗,给残害百姓的乌力古、他日巴、额尔登格等匪部以致命打击,有效地保护了当地县区政府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

为了迎接战略反攻,这支民族武装奉命于一九四七年六月回师阜新。七月,改编为辽吉军区骑兵独立团,充实和加强了领导力量。在家乡的大地上,铁骑奔驰,如虎添翼。他们与兄弟部队配合作战,连续拔除敌人据点,很快开辟了阿金歹、海州北八家子、东、西扣莫、四官营子、灰同、九营子、哈子、高林台、大小岗岗、十家子等连成一片的游击区。步步逼近敌人心脏。

一九四八年一月,独立团奉命到云家窝堡地区剿匪,历经三天两夜的追击和堵截,行程三百余里,一举全歼卵翼下的宾图王旗地主武装长山骑匪八十余人。从此宾图、彰武境内再未发现大股地主武装和土匪,成为我军可靠的后方根据地。

二月十一日,阜新城内守敌调集大车二百多辆,由一个步兵营和三个骑兵连配合,向德大板营子等地进犯抢粮。独立团获悉后,立即组织主力截击进犯之敌。激战四个多小时,打死敌人三十六个,其中有少将一名。缴获大车四十七辆。步枪十八枝,子弹五千多发。

这一时期,在保卫辽西的大好山河,解放上百万穷苦大众的战斗中,阜新蒙古族人民的优秀儿子齐扎木苏、阿尔斯冷、巴日、巴雅尔、常满、吴宝、乌力吉仓、巴依尔、双全、却莫勒、苏日玛扎布、拉麻札布、金宝山、锡宝等众多烈士,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的英名将与山河共存,与日月齐光。

一九四八年三月,独立团奉辽吉军区电令改编为内蒙古骑兵二师二十三团。不久,在康平、法库、新民、北镇一带作战,多次截击出城抢粮的军队。

六月,该团在辽河西岸封锁包围沈阳之敌。打了两个漂亮的不预期遭遇战,重创了蒋介石嫡系部队新一军“中正团”。在古城子战斗中,消灭新一军一个步兵营和一个别动队。击毙敌人九十三名,俘虏六十多人。缴获步枪、轻机枪三十九支(挺),子弹三千一百四十发,其他军用物资若干。在双窝堡战斗中毙敌二人,缴获各种十余支(挺),子弹一千四百五十发。此后,该团奉命配合兄弟部队,包围长春,攻打四平,进军沈阳,在历时三年的东北人民解放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蒙民大队创始入之一的包忠爱同志,尽管他没有在这支英雄部队任职,但人们都永远不会忘怀他在创建这支蒙古族人民子弟兵过程中的功绩。参加革命不久,他相继担任了阜彰土苏联合政府旗长兼旗支会主任。一九四六年七月一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后经刘异云同志推荐,他被选为哲里木盟办事处副主任。当时辽吉省委书记陶铸找他谈话并表扬了他。一九四七年七月,他担任奈曼旗旗长,坚持同群众同甘苦、共患难,被群众称为“庄稼旗长”。一九四八年春夏之间,他先后被选为旗、地、省模范干部。八月,辽吉省委任命他为哲里木盟副盟长。以后,调到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任专员、副司长,成长为我党一名优秀的高级干部。

蒙民大队创始人之一,第一任大队长王保山(额尔敦尼),也是在党的培养教育下,迅速成长起来的蒙古族青年干部。一九四七年一月,王保山担任了阜彰土苏联合政府副主任。二月,他光荣入党。以后又担任了阜土联合政府旗长。在土改运动中,王保山和一些出身地主家庭的同志,鼓励和支持群众的斗争,亲手把家里的财产分配给群众。这些事,后来传为佳话,至今被人称颂。

这支部队的其他领导成员赵福林、骆长胜、白希凯、阿勒塔等同志,也都坚定地站在斗争的第一线,带领广大指战员冲锋陷阵,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实现阜新蒙古族自治做出了卓越贡献。

在蒙民大队的前进道路上,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党的温暖和关怀。在艰苦转战的日子里,经陶铸同志的批准,省军区及时解决了指战员们的棉衣问题。并补发四十多支步枪和数千发子弹。同时还帮助解决了部队坐骑。省委领导的亲切关怀,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斗争信心。

一九四七年初,部队转战到林东,乌兰夫同志接见了排以上干部。并当场决定吸收蒙民大队指战员入内蒙古自治学院学习,这一远见卓识的决定,对于这支部队的成长具有深远的影响。经过四个月的训练和学习,这支人民子弟兵在政治上、军事上、组织上都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和锻炼。尤其在学习期间,有一大批干部战士参加了中国。部队正式组建了党支部。这是蒙民大队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军队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这一时期,热辽二十一军区蒙汉地区队活动于北阜义地区。蒙汉地区队是原热河主力部队十六旅参谋长徐乃斌和原蒙民十一支队政委乌兰同志组建起来的。其二营是以吴天宝为营长的原瑞应寺武装。这支人民军队为解放辽西(特别是阜新西部)保卫地方政权和人民胜利果实,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绩。

蒙民大队的作用,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有效地保护了各级地方政权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使党的政策深入了人心,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宣传队;培养与造就了一批久经考验的民族干部。

这支英雄部队,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战场上,据不完全统计,参加战斗一百三十余次,其中比较成型的战斗六十七次,杀敌三百之多,缴获各种轻重武器近千支(挺),子弹三万多发、战马六百多匹、胶轮大车近百辆,还有许多其他物资。在北至林东、天山,南至闾山、辽河西岸,西至巴林草原、牤牛河畔,东至长春城郊之大片土地上,解放城市和村庄五百多个,组织武工队、农会三百有余。

东北全境解放后,这支经过战斗洗礼和严峻考验的人民子弟兵,奉命随师奔赴新的征途,为保卫边疆,巩固国防,促进民族团结,建设新的内蒙古,谱写了一曲曲更加壮美的新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