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明星因科研造假入狱多篇涉事论文35年后仍未撤稿

No Comments

根据调查,布鲁宁至少有11项重要研究及报告都是基于这项涉及数千名受试者的研究,然而,只有少数出版物和报告中描述的实验对象被真正研究过。

美国心理学家拉塞尔•沃恩(Russell Warne)于2022年1月在他的博客中披露了一件令他震惊的科学“发现”。他写道,“尽管我很熟悉这个领域的历史,但我此前从未听说过这个案例。”

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斯蒂芬·E·布鲁宁(Stephen E. Breuning)造假事件曾轰动一时。

因对多动症、智障患者的药物治疗研究,布鲁宁成为了该领域的知名科学家。美国多个州甚至根据他的研究,修改了对多动、智障儿童的治疗策略。

然而,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1987年的一份调查认定,布鲁宁“存在严重的科研不端行为。”

但沃恩发现,布鲁宁有10篇被认定为欺诈或严重缺陷的文章,其中7篇未被撤回,而且仍在被引用!于是,沃恩决定联系相关出版期刊,以纠正这些“错误”。

令沃恩失望的是,尽管有了官方调查的“铁证”,这些论文的处理仍旧艰难。直到8个月之后,才有一家期刊撤回了其中1篇论文。时隔35年,这篇造假论文终于被撤回。

布鲁宁1952年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他于1977年获得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心理学博士学位,并撰写了一篇关于金鱼经典条件反射的论文。毕业后,他先后在两家为智障人士开设的国有住院机构工作。1981年,加入匹兹堡大学医学院。

在发表了多篇关于金鱼(可能与他的论文研究有关)和教育心理学的文章后,布鲁宁开始研究智障患者。在1980-1983年间,他发表了多篇关于智障人士的心理药理学治疗研究,他的工作逐渐受到重视。 一些智障儿童经常表现出狂野和自我毁灭的行为,包括大发脾气、用拳头捶头直到出血、拔出指甲等,需要药物辅助治疗。布鲁宁的研究表明,和右旋安非他明等有助于控制多动、智力障碍儿童,其副作用比当时使用的抗精神病类的“镇静剂”少。 短短几年内,布鲁宁的学术地位迅速蹿升,成为该领域经常被引用的科研人员之一。相应地,美国康涅狄格州等多地修改了多动、智力障碍儿童的治疗实践政策,以努力与布鲁宁的科学发现一致。 Roger L. Sprague最早发现了布鲁宁的问题。他是美国伊利诺伊州儿童行为与人类发展研究所所长,也是布鲁宁的上司。 Sprague经过仔细检查发现,布鲁宁的研究结果太整齐,执行得太快。他询问布鲁宁研究的细节,因为他发现就精神病患者症状的严重程度而言,自己很难让两名护士在80%以上的时间达成一致意见。 布鲁宁的助理却说,“我们得到了100%的一致意见。”在Sprague看来,这种对科学精确性的吹嘘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于是,Sprague在1983年12月向资助机构——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IMH)提出质疑。该机构随后展开调查,并于4年后公布调查报告。

这份长达328页的专家组报告显示,在布鲁宁与他人合著的一本教科书中,他声称收集了15000个智障人士的姓名,最终让其中的3496人回答了一份关于他们的状况和治疗的问卷。 该教科书很快成为了该领域的标准参考资料。但事实上,这项工作并未完成。 根据调查,布鲁宁至少有11项重要研究及报告都是基于这项涉及数千名受试者的研究,然而,只有少数出版物和报告中描述的实验对象被真正研究过。后来,布鲁宁告诉专家组,这些数据“不是系统收集的,而是随意的”。 调查报告中写道:“专家组一致得出结论,斯蒂芬•E•布鲁宁在报告MH-32206和MH-37449拨款时故意、反复从事误导和欺骗行为……存在严重的科学不端行为。” 后来,该案被提交给联邦检察官。 1988年,布鲁宁被指控犯有两项罪名,一是作出虚假陈述(向NIMH提交包含错误研究信息的报告),二是妨碍机构程序(在NIMH调查期间撒谎)。在认罪协议中,布鲁宁对两项虚假陈述罪名供认不讳,最终罪名被撤销。 布鲁宁被判处60天监禁、缓刑5年,10年内禁止进行研究,并偿还11352美元的赔偿金。 当时,布鲁宁案件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Science、Nature、《》《时代周刊》《》等媒体纷纷报道。此案还直接促成了联邦诚信研究机构的成立,也就是后来的研究诚信办公室(the Office of Research Integrity, ORI)。 在Sprague看来,这些欺诈研究的危害在于,许多智障儿童服用的药物对他们的病情没有帮助,还可能造成伤害。布鲁宁把原本用于治疗的、被证明有效的镇定剂类药物描述得没有用处,这会耽误这些儿童的治疗。

就是这样一个曾轰动一时的案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似乎被科学界“遗忘”了。 在布鲁宁已发表的20篇文章和书籍章节中,NIMH调查组发现,只有2篇准确报告了完成的研究,4篇部分准确,1篇不确定,其余13篇报告的研究要么没有发生、要么没有以所述方式进行。其中,3篇文章在1986年至1989年间被撤回。 根据撤稿观察数据库,从那时起,没有人对其他出版物采取行动。这意味着那些不可信的文章和章节仍保留在学术记录中。 为什么布鲁宁的大部分名誉扫地的文章没有被撤回? 也许是因为NIMH调查小组在建议中没有明确提出要求。他们对文章的建议是:将该小组的调查结果通知相关期刊的编辑,以便采取适当措施向读者、研究人员和其他人提供这些调查结果。 201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1990年代,对布鲁宁文章的引用通常是负面的。然而,从2000年开始,出现了大量正面引用。

根据沃恩的统计,10篇被NIMH认定为欺诈或严重缺陷的文章总共被引用了277次,只有3篇已被撤消,另有7篇尚未被撤回。这些文章发表在《美国智力与发育障碍杂志》《发育障碍研究》《临床心理学评论》《药理学、生物化学和行为》等知名期刊和书籍上。 沃恩决定联系相应出版商能够撤回这些文章。他希望,这份NIMH的最终报告能使编辑更容易做出决定。虽然所有这些文章都至少有39年的历史,但现在做正确的事情并撤回它们还为时不晚。 迟到总比不到好。

另一方面,根据Google Scholar的数据,布鲁宁在1975年至1985年间共发表了31篇文章。 NIMH的调查仅限于与其联邦拨款相关的研究成果。而这只大约相当于布鲁宁发表文章的一半。因此,沃恩表示,还将继续调查布鲁宁的其他文章,并会尽快报告他的结论。

另一方面,等待8个月之久才有了第一篇撤稿,出乎沃恩的意料。他认为,“这个案例是一个强有力的论据,可以修改国际出版伦理道德委员会(COPE)标准,即在提出可信指控后的几天内发布关注跟进的时间表,完成调查、发布更正、撤回处理的截止日期应在90天之内。”

Categories: ffty sports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