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镇”兴】第66期:大众汽车城——德国沃尔夫斯堡(Wolfsburg)

No Comments

原标题:【乡村“镇”兴】第66期:大众汽车城——德国沃尔夫斯堡(Wolfsburg)

依托示范区城市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和区域性中心城市,形成一批对全国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振兴发展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为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推动形成主体功能明显、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区域经济布局,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低碳转型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

——《“十四五”支持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

在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下,城市与区域实验室(CCRL)联合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共同推出【乡村“镇”兴】专栏,持续关注国内外典型乡镇的发展,旨在为国内乡镇的建设提供案例研究。

沃尔夫斯堡(Wolfsburg)成立于1938年,与大众工厂的建立有关,大众工厂也将总部设在沃尔夫斯堡。它以令人印象深刻的速度将自己从一个工人城市转变为一个令人兴奋的服务和研究场所、一个充满休闲活动和体验的娱乐场所,成为德国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

本期【乡村“镇”兴】将从基本信息、社会经济发展情况、数字化、文化生活、体育生活、发展困扰等方面对德国沃尔夫斯堡进行深入的剖析,概括其发展历程与现状,以期为国内小镇发展带来启示。

沃尔夫斯堡位于与中德运河交汇处的阿勒尔河河谷南部,毗邻吉夫霍恩县(Gifhorn)和黑尔姆施泰特县(Helmstedt)。最高点位于Almke,基准零海拔140米;最低点位于Ilkerbruch,基准零海拔54米。市区最高峰是110米的Klieversberg山。

沃尔夫斯堡是海洋性气候,一年中的每个月都有降雨。沃尔夫斯堡的年平均气温为13度,一年的降雨量约为310毫米。一年有166天干燥,平均湿度为80%,紫外线。

游览德国沃尔夫斯堡的最佳时间是6月到8月,这段时间气温宜人,雨量有限。沃尔夫斯堡的7月最高平均气温为24°C,1月最低气温为2°C。基于过去30年的数据,可以得到每月的平均气候数据(图2)。沃尔夫斯堡每年总降雨量相当低,属于全德最低的十位。全德只有7%的观测站采集到比这更低的数据。最干旱的月份是十月,大部分降水集中在6月,这比10月份的降水多1.9倍。降水在全年分布较为平均,只有17%的观测站测量到更低的波动。

沃尔夫斯堡市的40个区域共分为16个区。每个区都有一个地方议会,由选民选出的地方市长负责。在其所在地区的所有重要事项上,都要征求地方议会的意见。地方议会由公民直接选举产生,就其所在地区的所有重要事项征求意见。

城市的某些部分本身仍被划分为住宅区,但这些住宅区既没有被列入统计,也没有投票权,也没有在政治事务中被考虑在内;它们通常用来指示方向,让区域的结构更加清晰,或者是传统的领域或地名(特别是在新开发区的情况下,会分配住宅区名称)。

沃尔夫斯堡市区有八个自然保护区 (NSG)。在阿勒尔河谷西岸有“吉夫霍恩和沃尔夫斯堡之间的阿勒河谷”、“巴恩布鲁赫”、“伊尔克布鲁赫”、“迪彭维森”和“南迪彭维森”,河谷东岸有“文德朔特和弗尔斯菲尔德多勒姆林与科特维森”,在城市南部是“巴恩斯托尔弗森林”和“巴恩斯托尔弗森林的谷地”。

1302年,沃尔夫斯堡第一次被文件提及是属于巴尔滕斯莱本家族(Bartensleben)的领地,从塔楼扩建为有护城河的城堡。附近的诺伊豪斯城堡则在1372年首次被提及。1742年巴尔滕斯莱本家族灭亡,他们的所有财产包括沃尔夫斯堡共同继承给了舒伦堡伯爵。伯爵的庄园位于城堡附近的罗滕菲尔德和黑瑟林根。

黑瑟林根和沃尔夫斯堡在1928年之前都是独立的庄园区,在18世纪的时候隶属于马格德堡公国。马德格堡公国灭亡后,这个地方成为了两个韦尔夫家族领地之间的普鲁士王国飞地(萨克森省)。1932年,根据普鲁士的地区行政区划变动,它们从萨克森省转移到了汉诺威省的吉夫霍恩县。

1934年3月8日,柏林第24届国际汽车和摩托车展览会(IAMA)开幕式上,阿道夫·希特勒呼吁为广大群众建造汽车。1937年底,德国大众汽车公司筹备协会(GeZuVor)经过选址最终选定了沃尔夫斯堡城堡附近一块区域作为制造汽车的工厂场地和劳动者居住的城市。沃尔夫斯堡最重要的时刻是在1938年5月26日,希特勒亲自来到中德运河北侧的大众汽车工厂参加奠基仪式。

除了工厂以外,还需要容纳工人的生活场所,因此急需建造一座城市。从1938年7月起通过行政命令建立了法勒斯莱本旁KdF瓦根市(KdF-Wagens bei Fallersleben)。附近的车站则被称为罗腾菲尔德-沃尔夫斯堡站(位于柏林-莱尔特铁路上)。

二战期间的汽车工厂主要用于军事工业,另外使用了数千名奴隶劳工。在生产KdF货车的大厅中,生产了坦克的备用组件和其他武器,尤其是著名的“V-1火箭”。囚犯则主要被关在附近的工作村集中营和拉格贝格卫星营中,强迫进行军备生产和建筑工作。

1937年,德国大众汽车筹备协会委托建筑师彼得·科勒规划和建设这座城市,目标是容纳9万名居民,把这座城市作为第三帝国其他城市发展的典范。

1938年科勒根据元首提供的领袖原则,提交了他的新城市建设草案(“科勒计划”),希特勒在稍作改动之后批准了这个草案。根据草案,沃尔夫斯堡并定义为“乡村城市”,以中德运河为界,工厂建在运河北侧,因为那里地势平坦,树木稀疏。而南侧的小山丘和广阔的森林地带则作为住宅和生活区。

在战争即将结束之际,城市里面拥有大量的兵营,关押着众多的强迫劳动者、战俘或者是在KdF工厂工作的集中营囚犯。1945年4月11日,大众工厂遭遇盟军的空袭,三分之二的建筑被摧毁。4月14日,更多的美国坦克出现,这座城市终于被占领,军营中的强迫劳动者和战俘得到解放。

在战胜国的督促下,这座城市决定将名字从法勒斯莱本旁的KdF-瓦根(KdF-Wagens bei Fallersleben)改名为“沃尔夫斯堡(Wolfsburg)”。沃尔夫斯堡名字来源是附近的沃尔夫斯堡城堡。实际上,城市的核心庄园区在过去已经被称为“沃尔夫斯堡”,并且延续到1928年。希特勒的绰号“狼”也在起名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诸如他曾经居住过的“狼穴”)。

残存下来的大众汽车工厂由英国少校伊万·赫斯特领导,他通过英国政府产业计划提供大众汽车的订单,从而保存了厂内的生产机器。通过这些英国的订单,大众工厂得以在战后继续发展,并且带动了城市的发展。

1951年10月,沃尔夫斯堡正式在行政上面脱离吉夫霍恩县,成为独立的城市。之后大众汽车公司迅猛发展,缔造了联邦德国的经济奇迹。城市也随之迅速发展,另外也接纳了众多来自意大利的客工。之后沃尔夫斯堡市修建了诸多有代表性的公共建筑,并补上了教堂。

1955年8月,大众汽车第一百万辆车下线,当地举办了庆祝活动,使用了金色甲壳虫汽车。1958年,沃尔夫斯堡市政厅落成。1960年,大众汽车有限责任公司转变为股份公司。

1982年,沃尔夫斯堡接通了39号高速公路,同时也是A2高速公路的交汇点。

1988年,沃尔夫斯堡引入了第一所大学——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国立应用技术大学在这里设置了分校。

2003年8月至10月,沃尔夫斯堡为新款大众高尔夫V型汽车举行了大规模的宣传活动,并将自己的名字暂时改成了高尔夫斯堡(Golfsburg),这个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新闻报道。

2009年,沃尔夫斯堡足球俱乐部首次获得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引发全国关注。在夺冠之后市中心举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超过10万人参加的庆祝活动。

2016年,沃尔夫斯堡被欧洲福音派教会共同体授予“欧洲宗教改革之城”的荣誉称号。

2019年,沃尔夫斯堡股份公司和西格纳控股宣布将重新设计诺德科普夫(Nordkopf)地区,预计在未来的7年内创建出一个崭新的市中心。

2020年年底,当地人口30.8%属于新教,15.5%属于天主教,53.7%属于其他宗教或者无宗教。

直到1946年为止,沃尔夫斯堡地区都是属于汉诺威地区和不伦瑞克自由州,因此当地的路德宗(信义宗)教区同样隶属于这两个地方,这种隶属关系至今没有改变。整体而言,市中心以及西南部地区属于汉诺威福音派路德教会吕讷堡教区的沃尔夫斯堡分教区。而东北部地区则属于不伦瑞克福音派路德教会的弗尔斯菲尔德教区。

从建城以来,同样有天主教徒移居此地,因此沃尔夫斯堡的天主教徒属于希尔德斯海姆教区。沃尔夫斯堡是沃尔夫斯堡—黑尔姆施泰特总铎办公室的所在地,这个总铎区还包括了吉夫霍恩县和黑尔姆施泰特县的大部分地区。市中心的圣克里斯多福教堂兴建于1950年,是当地最早的天主教堂。

2005年,沃尔夫斯堡出现了第一个自由派犹太社区。2007年,正统派犹太社区建立。犹太会堂则位于桑德坎普。

2006年沃尔夫斯堡建立了文化中心和阿尔萨拉姆寺。这个建筑的主要赞助者是阿联酋沙迦酋长国的埃米尔苏丹·本··阿勒卡西米。这座寺并没有设立宣礼塔。

1946年,英国占领区军政府根据英国模式制定了地方宪法,率先产生了当地的人民选举出的市议会。然后选择市长作为城市的主席和代表。另外还有一名专职的城市主任,通过市议会选举产生,作为城市的行政主管。2001年开始,沃尔夫斯堡城市双重代表权被废止,只剩下市长作为全权代表。市长由直选产生,但市议会同样拥有自己的主席,在每次地方选举之后从市议员中选举而出。

市长是城市的行政首长,也是市政府所有雇员的上级。他得到了五名部长的支持,他们共同组成了行政委员会,每周讨论行政部门的重要决定。现任市长是丹尼斯·魏尔曼(Dennis Weilmann),他于2021年10月上任。

市议会是沃尔夫斯堡市的立法机构,市民5年以直选的方式选出46名市议员。最新一次地方选举时间是2021年9月12日。其中社会(SPD)得票最高(30.5%),其次是基督教民主联盟(27.8%),排名第三是政治独立社区(14.9%)。

沃尔夫斯堡市徽设计来自于著名的纹章画家古斯塔夫·弗尔克(Gustav Völker),他出生于伊森哈根,但主要在汉诺威生活和工作,他之前设计过下萨克森州众多城市(如贝尔根、萨尔茨吉特等)的市徽。这个市徽在1950年5月23日获得下萨克森州内政部的批准。在1960年进行了轻微的修改,并在1961年获得了吕讷堡总督的批准。起初城门会被设计成黑色带金色的闸门,现在修改成了银色并处于关闭状态。

徽章设计:红色(上)和绿色(下)构成的盾牌底座,最下方是是三个银色的波纹条,中上部是一座两座塔拱卫的银色城堡,在关闭的城门上方的城垛上面,有一只金色的狼(蓝色的舌头)往右看同时往左前进、狼和城堡鲜明代表了沃尔夫斯堡城市的名字来源。

沃尔夫斯堡是德国最具活力的商业区之一,也是一个教育和研究方面相互联系的优秀城市。总部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公司发挥着关键作用。它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公司之一。此外,还有许多像Hexad或Sumitomo这样的国内和国际公司,他们偏好良好的经济基础设施、德国的中心位置和源自沃尔夫斯堡的创新力量。

在沃尔夫斯堡,60.8%的员工在面向未来的行业工作(而全国平均水平为13.1%)。这些行业包括机械工程、电信业或信息技术的服务提供商。工程师的比例为12.2%,远远高于德国其他城市的平均水平(3.2%)。

此外,按照每个居民的经济实力来衡量,沃尔夫斯堡是德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之一。2017年,在沃尔夫斯堡工作的人平均创造了172.437欧元的GDP,是德国其他主要城市平均数额(50.694欧元)的三倍。凭借这一点,沃尔夫斯堡远远领先于德国的金融大都市法兰克福,但也明显领先于其他拥有大型汽车工业的城市,例如慕尼黑(72.356欧元)。2018年,沃尔夫斯堡的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位于全国第13。

大众品牌目前在全球150多个市场、在14个国家的50多个地点拥有生产设施。大众集团的核心品牌目前有20万员工。该公司一直是汽车工程进一步发展的先锋。电动出行、数字化转型、智能出行是未来的战略核心议题。在沃尔夫斯堡的总部,大众汽车正在通过扩大数字服务和为尖端移动开辟新的业务领域来支持“沃尔夫斯堡数字计划”。大众的IT城尤其代表着面向未来、灵活的工作方法。

2021年,大众汽车公司获得欧洲局专利307项,比上一年增长了23%,是获得欧洲局专利数量第28的机构。可见欧洲是大众汽车公司的主要市场。相对来讲,大众汽车公司在欧洲局的专利优势领域是:一般车辆、发动机和泵、物理信号和控制、计算机接口、无线个技术领域上,大众汽车公司的专利份额相对较高,分别占欧洲局同领域专利数量的2.1%至0.9%。

不过,沃尔夫斯堡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大众汽车的存在,沃尔夫斯堡及其周边地区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汽车行业。产业结构过于单一,使得当地经济非常容易受到汽车行业的影响。冷战期间,由于毗邻东德,1990年汽车产量大幅度下滑,当地失业率高达18%。

为了解决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当地政府和企业积极地从产业结构和体制上进行完善调整。1999年,大众集团和沃尔夫斯堡政府成立沃尔夫斯堡股份公司,致力提高地区生活质量,重点关注城市教育、健康、休闲、能源、汽车工业、交通及城市可持续性发展,打造吸引创新性人才和企业的城市环境。

自沃尔夫斯堡股份公司成立以来,当地共吸引185家大众汽车上下游企业来此落户,与此同时新成立600余家企业,新创造1.7万个工作岗位。

沃尔夫斯堡将艺术与科技融合,激发新灵感。费诺科学中心是城市转型的一个重要项目,也是体现明星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理论的重要作品,为不同年龄的游客提供探索自然的机会。

受到沃尔夫斯堡文化艺术的熏陶和激发,2000年,大众汽车在当地兴建了25公顷的大众汽车城,将汽车展览、休闲娱乐、商业服务、销售体验融于一体,向世界展示了大众集团作为全球性企业对人类、文化和社会所承担的企业责任。大众汽车城内设有客户服务中心、大众汽车博物馆、汽车塔及各品牌的汽车展馆,一方面展示汽车史上的多款经典车型,并阐述其成为时代标杆的原因和汽车未来发展方向;另一方面,让游客感受大众汽车一流的产品、顶尖的技术、贴心的服务,真正理解大众汽车“人车共进”的座右铭。

沃尔夫斯堡是德国在20世纪上半叶建立的为数不多的新城市之一,其构想在绘图板上的程度远远超过全国任何其他城镇或城市。这意味着这座城市也为一系列非凡的建筑创造了空间,如汉斯·沙朗的剧院、艺术博物馆和由获奖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phesenno科学中心,他在这里创造了一件独一无二的令人惊叹的大胆作品。沃尔夫斯堡的另一个主要景点是Autostadt,由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 AG)开放的汽车展览中心和卓越中心,占地25公顷,有绿地和湖泊。

作为大众集团的交流平台,坐落在沃尔夫斯堡的 Autostadt 汽车城以“人、汽车以及推动他们的一切”为口号,将集团价值观和移动性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自 2000 年开幕以来,主题公园和课外学习中心已接待了超过三千五百万名游客,这使其 成为了德国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此外, Autostadt 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交付中心和拥有着融汇多品牌的汽车博物馆 ZeitHaus。通过举办各式各样文化 活动,例如一年一度的 Movimentos 舞动艺术节,令Autostadt 展示了国际文化聚集地的魅力。

数字化的大趋势对生活、工作、工业和社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自2016年以来,沃尔夫斯堡市政府和大众汽车公司一直在携手合作,为沃尔夫斯堡塑造这一变化过程。Wolfsburg Digital联合倡议的目标是将城市发展成为数字模范城市。这项大规模倡议的谅解备忘录于2016年12月5日在沃尔夫斯堡城堡签署。大众汽车和沃尔夫斯堡市发起了一项联合倡议,以发展数字化大都市。

沃尔夫斯堡市、大众汽车、沃尔夫斯堡汽车公司和西门子公司结成联盟,进一步改善道路安全,特别是在路口和十字路口附近。车辆和数字交通基础设施之间的本地信息交换将增加新的功能。整个系统基于Car2x技术WLANp (ITS-G5),目前正在沃尔夫斯堡城市交通中进行测试。位于沃尔夫斯堡中央车站和科技论坛之间的海因里希-诺德霍夫大街上的10个交通灯已经安装了这种技术。它们会发送交通灯相位的数据,以便配备适当设备的汽车可以通知司机“绿波”,在哪里绿灯是协调和同步的,避免不必要的刹车和加速,并优化交通流量。在沃尔夫斯堡的两个路口,传感器还能检测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因此测试项目确保了更大的道路安全。

随着当今交通、工作、生活观念的变化,对城市空间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沿着海因里希-诺德霍夫街(Heinrich-Nordhoff-Street)进行的具有发展潜力的最大市中心区域总体规划的目标是,通过生活、工作、休闲和商业新区域的开发和功能分布,对这些新流动性的主题采取整体的方法。这种方法是成功地为这个空间的意义做出贡献的唯一途径,城市和大众都认为这是沃尔夫斯堡市未来的重要前景,并确保它为未来配备充分的设备。

试点项目,自2017年以来,“学习与移动数字设备和教学”(自备设备)范围内,Wolfsburg Digital进展的基础设施需求——最初六个地方试点学校正在创建和学校辅导的过程。

在Wolfsburg Digital的框架内,固定和移动快速充电基础设施的扩展正在被带到一个新的水平。这一切的基础是大众汽车在其80岁生日时向沃尔夫斯堡市赠送的礼物。沃尔夫斯堡市和大众汽车之间的一个充电基础设施工作小组目前正在设计一个快速充电基础设施在城市地区分布的总体概念。2019年6月21日,沃尔夫斯堡的电动移动站庆祝了德国第一个快速充电公园的启用,这是一个在城市环境中提供高功率充电的设施。

作为WolfsburgDigital倡议的一部分,并与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 AG)和VfL Wolfsburg Fußball GmbH合作,目前有一个新的数字化中心的计划。项目“市场大厅-数字创意空间”将成为沃尔夫斯堡的新热点,占地2500平方米,包括一个联合工作和创客空间、一个虚拟和增强现实实验室、一个广播工作室、一个数字运动场和一个活动空间。市场大厅将把所有这些元素汇集在一起,形成城市中心的数字中心,并为体验、实验和工作提供一个场所。

公共服务组织Stadtwerke Wolfsburg AG及其子公司WOBCOM GmbH一直致力于扩大沃尔夫斯堡的光纤网络。工程于2017年开工,扩建工程预计将于2021年完工。该项目将连接超过900公里的线路和数千公里的光缆,总共有7.1万套住宅单元、2600套商业单元、200套公共基础设施单元和150家供应商。在现有网络的基础上,将全市划分为42个“集群”,并逐步覆盖快速光纤网络。有了新的光纤网络,你将可以访问许多数字应用,如“智能家庭”、“智能能源”或“智能健康”。这些类型的应用程序产生的大量数据超过了目前使用的铜电缆的容量。多亏了光纤和增加了300倍的网速,这些数据量可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发送和接收。因此,数字化的道路现在变得清晰起来——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光纤。

沃尔夫斯堡是德国北部的中世纪低地和水上城堡,1302 年首次在记录中被提及,但后来变成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或宫殿。它位于下萨克森州东部以它命名的沃尔夫斯堡镇,自 1961 年以来一直归其所有。沃尔夫斯堡从阿勒河上的一座塔楼发展成为一座具有防御工事特征的水上城堡。在 17 世纪,它变成了一座具有代表性但仍具有防御能力的宫殿,是威悉文艺复兴时期最北端的典范风格。它的创始人和建造者是冯巴滕斯莱本的贵族家族。

法勒斯莱本城堡(德语:Schloss Fallersleben)位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的沃尔夫斯堡,是该镇最重要的历史建筑之一。它位于Fallersleben区,与城堡湖、圣迈克尔教堂和老啤酒厂一起形成了一个历史悠久的环境。

沃尔夫斯堡是一座非常年轻的城市,只有不到 80 年的历史。可以说,沃尔夫斯堡的存在归功于一辆汽车,即大众甲壳虫,它于 1938 年首次亮相。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为大众汽车工厂的工人以及像阿尔瓦阿尔托这样的世界级建筑师建造了整座城市被雇用做这份工作。

大众汽车是沃尔夫斯堡旅游吸引力的前沿和中心。Autostadt 是车迷的人间天堂,这是一个充满未来感的公园,全新的大众汽车从工厂自动运出,并由机器人堆放在两个筒仓中。

Autostadt 是英文的“汽车城”,紧邻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工厂,集多种元素于一身,堪称尖端景点。数百辆新大众汽车堆放在两个 60 米长的筒仓中,并沿着 700 米长的玻璃隧道从工厂自动运送到这里。Autostadt 还有七个展馆,每个展馆代表不同的汽车制造商。

Verein für Leibesübungen Wolfsburg e. V.,通常称为VfL Wolfsburg或Wolfsburg,是一家位于下萨克森州沃尔夫斯堡的德国职业体育俱乐部。该俱乐部的前身是沃尔夫斯堡市大众汽车工人的综合体育俱乐部。它以其足球系而闻名,但其他系包括羽毛球、手球和田径。

该俱乐部职业足球队在德国足球联赛系统的顶级联赛德甲联赛中踢球。沃尔夫斯堡男子职业足球队在他们的历史上赢得过一次德甲联赛冠军,分别是2008-09赛季、2015年德国杯冠军和2015年德国足球超级杯冠军。在2013年和2014年赢得了欧洲女子冠军联赛冠军。

沃尔夫斯堡队在 2004 年首次晋级德甲联赛。然而,在一个赛季之后,由于他们的主场不符合联赛标准,他们被降级到2.Bundesliga 。2006 年,Eisarena Wolfsburg开业,使俱乐部得以重返 DEL,此后一直留在那里。

大众汽车挑战者赛是一项在室内地毯球场举行的职业网球锦标赛。它是ATP 挑战者巡回赛的一部分。它于1993 年至 2012 年间 每年在德国沃尔夫斯堡的 Tennisclub Grün-Gold Wolfsburg 举行,现已停办。

在近三十年时间里,德国的汽车产业一直没有被卷入全球化产业转移的潮流。但是,受国际局势影响,天然气价格飞涨,欧洲大规模的能源密集型企业生产成本上升,甚至不得不被迫减产或停产。其中,一直被誉为德国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的汽车产业,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自德国能源危机出现后,几乎所有的德系车都在绞尽脑汁思索解决方案。像奔驰和宝马,正在减少天然气的用量,或暂时寻找其他能源代替,而大众汽车受欧洲能源危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大众在德国、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设有大型工厂,这三个国家恰恰都是最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欧洲国家。大众计划采取的短期措施包括在仓库和船舶、火车等运输渠道中增加库存,中期解决方案可能包括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地区。

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供应链问题导致,特别是缺乏半导体芯片,限制了大众在该工厂生产汽车的能力。芯片短缺暴露了德国复苏的致命弱点,尤其是汽车制造商和电子产品制造商,正受到全球短缺导致芯片制造延迟的沉重打击。由于电子元件短缺,尤其是对现代汽车功能至关重要的微控制器芯片,生产线不得不因交货延误而多次停工数周。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几乎完全依赖少数制造商的芯片,即所谓的代工厂,包括台积电(TSMC)、韩国三星电子、格罗方德、联合微电子和中芯国际,生产基地主要位于台湾、韩国、中国大陆和美国。

大众集团采购部门负责人Murat Aksel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便表示,虽然对新产能的投资目前已逐渐步上正轨,但估计2023年半导体仍会出现结构性短缺,结构性供应不足的问题可能得等到2024年才能得到解决,在此之前,芯片短缺将成为汽车产业的新常态。

在新能源汽车的冲击下,德系汽车品牌均遭受了巨大压力。从德国本土看,德国联邦交通管理局2022年1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汽车销量262万辆,同比下降10%,年销量为30年来最低。大众依然是销量冠军,同比下降了6.8%,第二名的奔驰则下降了25.7%,第三名宝马下降了7.7%。

在电动汽车方面,尽管柏林超级工厂尚未投产,特斯拉在这个国家的电动车销量已经击败了所有德系本土品牌电动汽车让中国加速崛起,成为汽车出口大国,而一个更大的趋势也由此开始,如果电池取代内燃机,而且中国在汽车生产中占据主导地位,其颠覆性将是巨大的,甚至能够取代德国在全球汽车产业的地位。

德国的汽车产业在电动化转型上已经落后了一步,这是因为德国各大汽车厂商在能源转型初期将研发重点放在了燃油的节能减排上,在电动车电池领域的研发投资不足,没有实力强劲的电池厂商诞生。

能源危机或将进一步拖累德国汽车产业的电动化进程。一是,受能源危机影响,德国车企想要正常维持生产都成问题,更没有充足的能源支持他们进行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就连电池供应商想要在德国建厂或扩大产能,都需要考虑能源是否充足,这大大限制了德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发展。二是,能源危机刺激电的价格上涨,新能源汽车充电的成本也水涨船高,这一定程度上阻碍新能源汽车的普及。

面临这一挑战,大众并不是毫无作为的。大众汽车将在德国沃尔夫斯堡(Wolfsburg)建造其22亿美元的纯电动汽车制造厂。该工厂将位于大众总部附近,每年将生产约25万辆汽车。新工厂将生产大众旗舰车型Trinity轿车。定于2026年推出的Trinity在大小上与帕萨特相似,并将吸引大众市场。据报道,这款车每次充电的续航里程将超过435英里,并能够实现4级自动驾驶,定价应该在3.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4.16万元)左右。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包括大众在内的汽车制造商意识到,与高工资的德国相比,东欧的生产成本更低。于是,诸多汽车制造商开始转向在东欧生产,大众如今在那里拥有 41000 多名员工。据位于盖尔森基兴的汽车研究中心 (CAR) 称,2010年,超过 50% 的德国汽车零部件将在国外生产,德国汽车生产基地的重要性正在下降。

沃尔夫斯堡市政府官员察觉到这一变化趋势,希望通过实现经济多元化,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让沃尔夫斯堡摆脱对汽车制造商的强烈依赖。1998 年,该市开始推动沃尔夫斯堡实施结构性改革,以应对汽车行业的快速变化,该计划要求沃尔夫斯堡成为娱乐、旅游、体育和休闲中心。市长Schnellecke 希望这座城市成为游客的目的地,而不仅仅是生产大众汽车零部件的城市。实施改革以来,“汽车城”开门迎客,吸引了超过 1200 万游客;新的体育场——大众汽车竞技场作为当地足球队的比赛场地启用;Phaeno 科学中心落成,帮助这座城市登上了全球建筑版图……

沃尔夫斯堡的多元化发展已经创造了 20000 多个就业岗位,但还没有走出困境,大约50%的人口仍在为大众汽车公司工作。

柏林自由大学城市和区域规划专家马库斯·黑塞 (Markus Hesse) 认为,多样化是必不可少的,沃尔夫斯堡尽早开始这一过程是正确的。但是,体育场馆、博物馆和娱乐中心的经济影响力是有限的。在这种结构变革期间,保持大众工厂的优势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

一直以来,德国的制造业强国形象深入人心。德国制造业通过知识和创新发展高端制造业、占领高端和稀缺资源市场、避开低成本市场竞争,是其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沃尔夫斯堡也不例外,在建设伊始,它以汽车工业生产基地为核心,辅以建设合适规模的员工居住区,随着大众汽车集团的不断壮大,总部功能不断凸显,科技研发、总部办公区域逐步完善,交通网络得到优化,休闲居住条件得到改善,最终成为以汽车为核心的产业新城。几十年来,通过科技创新产业进行转型升级,实现从工业制造向智能制造、绿色制造发展。

大众汽车城依托本地龙头企业资源,建立产业发展基础,通过政府与龙头企业的紧密合作,引导核心产业上下游企业及配套企业加快集聚,进而促进人口增长,反向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增强产业创新驱动力,城市功能不断完善,最终形成生态化的产业新城运作体系。在这一过程中,龙头企业是基石,产业集群做支撑,工业园区为载体,工商服务联动,产-城-人融合,以产兴城得到了较好的示范。通过龙头驱动的方式,一方面吸引更多产业链相关企业集聚,壮大集群规模与新城竞争优势,另一方面降低当地政府的开发压力,撬动市场资本参与城市建设。

随着产业和城市的发展,人们对文化和精神生活的追求逐步提升,延伸出工业旅游及相关产业链。大众汽车城最大的亮点是大众汽车品牌主题公园。通过打造集汽车旅游、销售、文化推广、对外交流的综合平台,加深品牌形象,注重品牌体验,并在此基础上有力协助大众汽车进行深度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大众集团通过对汽车产业生态资源的整合和良好的规划设计,向人们传递着“汽车有文化”的思想理念,整个汽车文化贯穿城市的方方面面,丰富和活跃了城市功能,为城市品牌建设打上特色鲜明的旗帜。

在新时代,沃尔夫斯堡和大众集团不得不迎接数字化浪潮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积极拥抱数字化,利用数字化技术,也是沃尔夫斯堡和大众集团应对能源危机、芯片危机和加速城市去工业化的强有力措施之一。2016年以来,市政府和大众汽车公司一直在携手合作,共同致力于数字城市的发展,不断引入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市政大厅数码创意空间等设备、场景,可以看出沃尔夫斯堡数字化的多样性。在未来,政府还将全面扩充数码基础设施,提供新的以用户为导向的数码服务,以及前瞻性的资讯科技工作场所,加快城市数字化进程。

供稿| 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特色小镇课题组成员、上海财经大学区域经济学专业2022级硕士研究生 李晨

【乡村“镇”兴】第64期:医药特色产业小镇——德国海德堡(Heidelberg)

【乡村“镇”兴】第62期:手艺传承千年的肉制品之都——意大利诺尔恰(Norcia)

【乡村“镇”兴】第58期:从乐高小镇到“儿童之都”——丹麦比隆小镇(Billund)

【乡村“镇”兴】第56期:枪战纪念小镇——美国汤姆斯通(Tomb stone)

【乡村“镇”兴】第54期:国际滑雪旅游小镇——美国佛蒙特州斯托镇(Stowe)

【乡村“镇”兴】第53期:举世闻名的王室小镇——英国温莎(Windsor)

【乡村“镇”兴】第52期:蓝色童话世界——摩洛哥舍夫沙万(Chefchaouen )

【乡村“镇”兴】第51期:慢生活诗意小镇——澳大利亚戴尔斯福特(Daylesford)

【乡村“镇”兴】第50期:富有德国风情的美国小镇——美国莱文沃斯(Leavenworth)

【乡村“镇”兴】第49期:主题公园配套的生活小镇——美国欢庆镇(Celebration)

【乡村“镇”兴】第48期:美墨边境工业小镇——墨西哥蒂华纳(Tijuana)

【乡村“镇”兴】第47期:花园文旅小镇——哥斯达黎加拉福尔图纳(La Fortuna)

【乡村“镇”兴】第46期:瀑布之乡最美小镇——委内瑞拉科洛尼亚托瓦尔(Colonia Tovar)

【乡村“镇”兴】第44期:“地球上最美的地方”——爱尔兰丁格尔小镇(Dingle)

【乡村“镇”兴】第43期:湖畔童话小镇——加拿大尼亚加拉滨湖小镇(Niagara-on-the-Lake)

【乡村“镇”兴】第42期:咖啡特色产业小镇——巴拿马波魁特(Boquete)

【乡村“镇”兴】第41期:艺术之城——墨西哥圣米格尔—德阿连德小镇(San Miguel de Allende)

【乡村“镇”兴】第40期:世界特色文化遗产古镇——肯尼亚拉穆(Lamu town)

【专家成果】张学良:流动的空间之出租车——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长三角之声采访

【流动的空间】“你是我的眼”走访与座谈活动系列(六):城市治理与学术转型

【流动的空间】“你是我的眼”走访与座谈活动系列(五):摆渡者出租车驾驶员交流会

【流动的空间】“你是我的眼”上海疫情封控访谈录之人物小传:103天、103个案例

【会议速递】“区域重大国家战略协同发展研讨会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端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

城市与区域实验室:中国城市与区域研究的交流平台,关注城市与区域发展转型,借鉴全球城市与区域发展智慧,做有国际水平的中国城市与区域现实问题导向型研究。努力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研究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组织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传播者。

Categories: ffty sports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