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孩9年前失踪疑案:塑料花三姐妹隐藏在娃娃脸下的罪恶

No Comments

三位朝气蓬勃的花季少女深夜一起外出,其中一位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是同行少女所为还是另有其人?数年的闺蜜情谊为何突然消失?嫉妒心的背后,又潜藏着怎样的危机?案情的扑朔迷离让,让警方无从下手,只好认定女孩儿是离家出走;而她的父母则坚信她处于危险之中。

三位朝气蓬勃的花季少女深夜一起外出,其中一位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是同行少女所为还是另有其人?数年的闺蜜情谊为何突然消失?嫉妒心的背后,又潜藏着怎样的危机?案情的扑朔迷离让,让警方无从下手,只好认定女孩儿是离家出走;而她的父母则坚信她处于危险之中。

揭开世间谜案,洞察人世尘寰,我是老袁。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起因为嫉妒而引起的谋害案。点点关注,我们马上开书!

斯凯拉·尼斯是一个16的女孩,住在西弗吉尼亚州斯塔城。母亲玛丽是一家实验室的助理,父亲戴维·尼斯是沃尔玛的商品组装员,家里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被夫妻两人视为掌上明珠。斯凯拉活泼开朗,而且十分聪明,理想是做一名刑事律师。她从小成绩就很好,几乎每门课、就算那些她不喜欢的课目,成绩也都不错。

小学二年级时,斯凯拉认识了谢莉娅·艾迪,艾迪也是家中的独生女,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和相似点,两个小女孩立刻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她们一起吃饭,一起读书,一起上厕所,约定要一起长大,当对方的伴娘。

2010年,斯凯拉和艾迪上了同一所高中,两人依然是最好的朋友,一直形影不离,后来他们之间加入了瑞秋·肖夫。瑞秋也是家里的独生女,比艾迪和斯凯拉小一岁,三个人好像是连体婴儿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在一起,自称是铁三角。

斯凯拉的父亲戴维说她们三个非常的亲密,甚至来家里找斯凯拉时,都不需要敲门、推门而进,而他也将另外两个女孩儿当成了一家人,仿佛是自己女儿一样。和大多数十几岁的女孩一样,她们一起拍了无数张照片,在网络上分享,并在对方的网页上分享私人笑话。当他们不在一起时,他们正在网上聊天和发短信。

斯凯拉在一家快餐店兼职工作,表现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迟到过。2012年7月5号,星期五,斯凯拉在快餐店上完班后回到家,亲吻了父母、说了晚安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早上,戴维和玛丽起床上班时,看见斯凯拉的房间门还是关着的。时间还很早,他们猜她还在睡觉。

下午大概3点钟,戴维回到家,发现斯凯拉的门还是关着的,而斯凯拉在快餐店当天排的班是4点的班,于是戴维敲了敲她的门叫她起床,但是没有人回应。他开门一看,房间里面没有人,并且看起来斯凯拉昨天晚上没有在家里面睡过觉。戴维打电话给他的妻子,但是玛丽对此不以为然,她说女儿很可能和朋友聚会或者购物去了。

斯凯拉以前经常在半夜偷偷溜出去。不久之后戴维在花园里抽烟时,看到斯凯拉的卧室窗户是敞开的,并且下面还有一个小凳子,这更说明斯凯拉应该是偷偷溜出去了,打算回家时用小凳子垫脚下,翻窗户回到房间。

戴维给斯凯拉的死党艾迪打了电话,询问她是不是头天晚上她们一起出去玩了,但艾迪说晚她们没有见过面。戴维很着急,又给玛丽打了电话,表达了他的担忧,但是玛丽依然向他保证,她可能一会就回去了。下午4点左右,戴维接到了快餐店老板的电话,询问斯凯拉为什么没有来上班,是不是忘记今天的排班了。这个电话让戴维更加着急了,他打911报了警。

接到报案,警方迅速就来了,他们搜查了斯凯拉的卧室,寻找她的行踪线索。他们首先注意到,斯凯拉房间里的个人物品都在,这就证实了她并没有远行的计划,手机充电器、隐形眼镜和牙刷还放在卧室里。

就在这个时候,戴维接到了艾迪的电话,她哭着承认前一天晚上,她和瑞秋开车来接走了斯凯拉,然后在斯塔城绕了好几圈,并且还抽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11点45分左右,她们把斯凯拉送了回来,斯凯拉担心汽车的声音会把父母吵醒,让瑞秋把她放在路口。在之后的18个小时里,艾迪和瑞秋都没有收到斯凯拉的任何消息。这让已经惊慌失措的戴维相信,斯凯拉极有可能遭人绑架了。

得知斯凯拉失踪之后,艾迪第一时间来到了他们家里,她走进斯凯拉的房间,坐在床上歇斯底里的大哭了起来。尼斯夫妇觉得,艾迪是因为最好的朋友失踪而情绪崩溃。她们两个一起长大,这种伤心他们感同身受。对于艾迪的安慰和关心,他们十分的感谢。

警方查看了他们家门口前一天晚上12点钟以后的监控录象,发现00:26分,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他们家门口,斯凯拉朝它跑去,坐在后座上,车随即开走了。艾迪暗示大家,这个司机可能斯凯拉的秘密男友。监控非常的模糊,看不清楚型号和车牌,警方无法追踪到它,只能断定斯凯拉是自愿上车的。由于这一发现,警方未发布安珀警告。

安珀警告,是美国针对儿童失踪和绑架案的预警系统。当确认发生儿童绑架时,警方可以通过各种媒体,向社会大众传播警报消息,以大范围地搜寻失踪儿童。警方认为斯凯拉是自己离家出走的,并不是被绑架的,所以不适用于安珀警告。

然而尼斯夫妇非常担心女儿,觉得警察没有积极的寻找。戴维和玛丽发动了亲戚朋友以及斯凯拉的同学,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并且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寻找自己的女儿。然而几天过去了,斯凯拉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艾迪一直也在积极地帮忙寻找。她陪着戴维和玛丽聊天,安慰他们,关注最新进展,同时也不停的发推,让斯凯拉快点回家。

但奇怪的是斯凯拉的另外一个好朋友瑞秋,在这期间好像消失了一样。通过她的推文动态,发现斯凯拉消失当天,她和家人去郊游了,第二天又参加了一个为期两周的教堂训练营(church camp),对于好朋友失踪这件事情,她没有发表任何的动态,显得十分的冷漠。

一个多月后,斯凯拉音讯皆无,而瑞秋也从教堂训练营回了家。警方认为,如果斯凯拉离家出走,一定会和最好的朋友说的,很有可能还会和他们联系。于是他们找来了艾迪和瑞秋,也许能够从她们这里得到一些线索。

在问话过程中,艾迪显得十分得冷静。原来在尼斯夫妇面前,以及发推时表现出来的那种伤心和难过的情绪,完全没有流露出来。对于警方的问话,她是一问三不知,而且比起失踪的斯凯拉,她似乎对警方的调查进展更加感兴趣。

而找瑞秋问话时,瑞秋的表现更加得奇怪。她听到斯凯拉失踪十分震惊,好像是刚刚才知道一样,而且在问话的过程中,瑞秋表现的非常紧张和害怕。而最让警察怀疑的是,艾迪和瑞秋的回答竟然是一模一样的,连用的每个词语都是一样的,就好像是两个人提前排练过一样。

为了缩小搜索范围,警方要求艾迪开车穿过他们失踪的当晚的路线。艾迪引导警方穿过小街和安静的区域,一直到最终回到斯凯拉家所在的街道。然而当警方询问瑞秋那天晚上的路线时,瑞秋所讲的路线,却和艾迪的路线完全相反。

于是警方调出了那天晚上所有马路上的几百个监控视频,发现那天凌晨12:39分时,艾迪的车开出了斯塔城,一直往北边开,开到了布莱克斯维尔。布莱克斯维尔距离斯塔城开车要45分钟,他们在这个时间来这里,要干什么呢?

但是这个时候,警方并不能确定斯凯拉有没有在车上,因为艾迪和瑞秋说过12点钟左右的时候,她们就把斯凯拉送回了家。从斯凯拉家门口的监控来看的线的时候上了一辆不明汽车。

警方又找来了艾迪和瑞秋单独问话,问她们当时车上有没有斯凯拉,此时俩人的说法开始不一样了。艾迪说:这个时间斯凯拉已经回家了,车上只有我和瑞秋两个人。然后瑞秋却说:当时斯凯拉是和他们在一起的。

第二天,应该是两个女孩交换了信息,发现她们的说法有破绽之后,艾迪立马跟警方改了口。说是我记错了,斯凯拉当时的确和我们是在一起的,我们去的不是布莱克斯维尔,而是布雷夫,就在西弗吉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交界的地方。艾迪说,斯凯拉让她在这里停了车,然后下了车跑进了树林里,她们也找不到她了。

艾迪十分镇定,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警方随后安排她进行了测谎实验,艾迪在测试中失败。同时瑞秋也同意接受测谎实验,但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她从父亲的车里跳下跑走了。

警方调查了艾迪和瑞秋的通话记录,但奇怪的是,从斯凯拉失踪之后,她俩的短信里面,从来没有提起过斯凯拉。这也太奇怪了,三个最好的朋友,其中一个人失踪了,另外两个好朋友之间的聊天信息,怎么会提都不提到她呢?这个时候,警方将两个女孩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她们一定和斯凯拉失踪有关系。他们告诉了戴维和玛丽最新的进展,尼斯夫妇决定给这两个小女孩施加点压力。

12月16日,随着圣诞节的临近,斯凯拉依然没有回家,玛丽用她的脸书账户,发布了一条漫长而详细的信息。介绍了斯凯拉失踪案的详细信息。玛丽还含蓄地称艾迪和瑞秋撒谎,甚至还提到斯凯拉可能被谋杀的可能性,并引导让这两个小女孩说出真相。

此时其他怀疑艾迪和瑞秋的人也加入了进来,不少斯凯拉的朋友,都怀疑斯凯拉的失踪和她们两个有关系。他们说艾迪和瑞秋并不担心好朋友的失踪,在他们的社交账户上,很少提到斯凯拉。尤其是艾迪,有太多的人不喜欢她了,他们说她会不择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叫她罪恶的根源,现在斯凯拉失踪了,一定也是听了艾迪的什么话跑走了。

随着事情的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给两个小女孩施加压力,甚至有匿名者发推:你们俩就继续说谎吧,并@艾迪和瑞秋。而和这两个女孩亲近的朋友,也都开始怀疑并且疏远了她们。虽然艾迪对所有的骚扰无动于衷,甚至称FBI是她的宝贝,但瑞秋开始崩溃。

2013年1月16号,斯凯拉失踪六个月后,瑞秋精神崩溃了,和母亲大声争吵,甚至打了母亲一拳,大吵大闹、甚至还企图自杀。母亲打了911报了警,911把瑞秋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从医院而面出来后,瑞秋没有回家,直接去了摩根敦市中心的检察官办公室,她看见警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用刀刺杀了她”。

这句话震惊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当时虽然怀疑斯凯拉的失踪与两个女孩有关,但从来没有人真正的想到,两个女孩会杀害他们最好的朋友。随着瑞秋的自首,斯凯拉失踪案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艾迪童年时,父亲格雷格·艾迪在一场车祸中受了重伤,落下残疾,无法工作,2000年左右,母亲塔拉与父亲离了婚,带着艾迪与詹姆斯·克伦德宁结婚,搬到了摩根敦。

2010年10月,斯凯拉和艾迪上了同一所高中,从小就是好友的两个人,更是变得亲密无间。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注意到艾迪突然变得有钱了,经常买一些超出她经济能力范围的东西。有一些人说艾迪经常用身体去做一些不好的交易,这也让她吸引了同校处于青春期的男孩们的目光。

这个时候,两人遇到了瑞秋·肖夫,她也是独生子女,和艾迪一样,她的父母也离婚了,高中前就读于圣弗朗西斯天主教学校,是非常虔诚的天主教徒。

三人开始一起闲逛,喝酒,吸食一些不好的东西,时常打破宵禁、偷偷溜出去玩。有时候三个人做得太过火了,这不太符合斯凯拉和瑞秋的性格,斯凯拉也犹豫过这样做合不合适,然而艾迪却对她说“怎么你是才八岁吗?”害怕失去自己最珍惜的朋友,斯凯拉马上就不再犹豫了。而瑞秋信仰宗教,从来没有过能够一起做这些事情的朋友,因此也十分享受和珍惜这样的朋友关系。

但从2011年夏末开始,三个人的关系开始不一样了。高二的那个夏天,有一次3个人都喝醉了,睡在了一起。斯凯拉迷迷糊糊地看见艾迪和瑞秋,正在床上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原来她俩早就发生过关系了!斯凯拉瞬间觉得自己是被欺骗了,马上就和艾迪大吵了一架。

从此之后,斯凯拉和艾迪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而与此同时,艾迪和瑞秋的关系却越来越亲切。斯凯拉慢慢的感受到了两个好朋友对她的排斥。

她们有同款的姐妹装,却没有斯凯拉的份;两个都有男朋友,背着斯凯拉讨论男女朋友之间的私密话题,而号称“铁三角姐妹花”之一的斯凯拉,却被作为一个不成熟的小妹妹。最好的朋友被抢走了,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斯凯拉的心情是越来越糟糕了。尽管此时三个人表面上还是形同姐妹,但其实艾迪已经受够了斯凯拉。

2011年10月,在一次以法医科学为重点的生物课上,斯凯拉的同学和一位老师,无意中听到艾迪和瑞秋讨论如何杀死斯凯拉,并将尸体处理掉的最佳方法。他们告诉了她,但是斯凯拉只是笑了笑,说这是他们一直在玩的游戏。但随后在私下里,她还是找到她们两个,问了这个事情。

艾迪和瑞秋向她保证这没什么,真的就是游戏罢了,她也就没有再继续多想。但这并不是唯一的警告信号:2012年春天,艾迪担心斯凯拉会对他们做些不好的事情,比如举报,再比如说出她和瑞秋的秘密。她曾经不经意的和一个朋友聊天时说:我不介意她死了“。据该案的检察官玛西娅说,当她脱口而出这些话时,她们其实已经开始认真的策划谋杀朋友了。

2012年6月初,斯凯拉和艾迪去默特尔海滩度假,整整一周的时间,两个一直在吵架,积累了一年之久的情绪,完全爆发了出来。这是艾迪痛下杀手的一个转折点。度假回来之后,艾迪告诉瑞秋,斯凯拉必须死。

2012年7月初,瑞秋原计划参加的教堂训练营,被一场风暴推迟了。瑞秋告诉艾迪,他们必须在此之前开始他们的计划。7月5日星期四晚上10点左右,斯凯拉从快餐店下班回家,她吻了父母、道了晚安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晚上12点半的时候,艾迪和瑞秋发消息给斯凯拉出来玩,艾迪将车停在路边,斯凯拉在房间的窗户下面放一张小长凳,偷偷溜出房间上了车。所以12点半的监控中的那辆汽车其实就是艾迪的。之前艾迪说过12点左右就把斯凯拉送回家的话,完全是在说谎。

斯凯拉不知道,两个好朋友已经计划好今天晚上动手了,她将有去无回。她心中的所谓的两个好朋友,已经提前在车上放了一把铲子、毛巾、漂白粉,甚至还有完事之后换掉的衣服,两人都穿着运动衫,口袋里还藏了厨房用的水果刀。

艾迪和瑞秋原本计划沿着7号公路向西穿过卡斯维尔,继续向布莱克斯维尔走。然而,一辆停在19号公路和7号公路附近的警车把他们吓跑了。她们走了另一条路线,向北穿过莫里斯山,然后向西向布莱克斯维尔开过去。在布莱克斯维尔以西大约两英里处,艾迪把车停在了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这里长满了野草,离马路大约一英里。这条路艾迪很熟悉,每次回到继父那里都会路过这里。

三个人下了车,决定抽一点不好的东西。艾迪和瑞秋说没有带打火机,斯凯拉便转身回到车上拿了打火机。这个时候艾迪突然喊1、2、3!斯凯拉转过身,只见艾迪雪拉和瑞秋各自拿着一把刀,疯了一样朝她跑来。斯凯拉本能地往前跑,大喊救命,然而她还是被追上了。

瑞秋把她扑倒在地,紧紧地把她压在地上。然后艾迪和瑞秋开始用刀子在斯凯拉身上乱刺,斯凯拉抢了瑞秋拿的刀反击,将艾迪的脚踝上方割伤。但是毕竟她是一个人,最终,她被艾迪和瑞秋残忍的杀害了。

原定计划是艾迪和瑞秋挖个坑把斯凯拉埋了,但是那里全是石头很难挖,她们只好将斯凯拉拖到了路边树林里一棵大树旁边,用石头和树枝盖住她,确保不被人发现。然后在一条小溪里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开车回家,好象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杀害了斯凯拉之后,瑞秋一直惶惶不安,但艾迪让她沉住气,在媒体还发文:永远保持冷静!(she retweeted at 09:09 am: Always keep your cool. )。后来瑞秋自首,艾迪并不知道。警方知道艾迪急于见瑞秋,他们将瑞秋的房间严密的监视起来之后,让她与艾迪会面,故意提起她们杀害斯凯拉的事情。但不幸的是,艾迪很聪明,问及到斯凯拉的案件时,艾迪一直不接话茬,只是关心瑞秋的身体情况。当天晚上他们拍了很多的照片,艾迪还发推文“终于和我的瑞秋见了面”。

2013年1月16号,警方带着警犬来到了瑞秋说的地方,找到了斯凯拉的尸体。消息放出的那一天,艾迪立马发了推文“这是我最糟糕的一天”。随后警方拿着搜查令搜查了艾迪的家,在她的车上发现了斯凯拉的血迹,经过与斯凯拉的DNA对比,完全匹配。

3月13号,斯凯拉的尸检报告显示,斯凯拉被刺了50刀。5月1号,瑞秋主动向警方认罪,并同意在法庭上面指认艾迪,随即艾迪被逮捕。9月4号,警方指控艾迪绑架、谋杀了斯凯拉,但艾迪雪拉拒不认罪。

但事实胜于雄辩,2014年1月24号,对艾迪的审判开庭,艾迪终于也崩溃,主动认罪。她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被判处无期徒刑,15年后有可能获得假释。

2014年2月2号,法庭对瑞秋的审判开庭,因为之前她合作将艾迪绳之以法,所以被轻判。最终法庭将瑞秋定为二级谋杀罪,入狱30年,入狱十年后可申请假释。

这种残忍的手段,杀害一个豆蔻之年的少女,罪犯却被如此轻判,难怪某国的犯罪率这么高了!

自从谋杀事件的消息爆发以来,人们心中最关心的问题、同样也是斯凯拉最后说出的那个问题:为什么?

这是瑞秋说她们杀害斯凯拉的唯一动机。但这个动机并不能让人信服。艾迪和瑞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谋杀肯定不是结束一段关系的最佳方式,她们不可能不知道。另外,种种迹象表明,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当艾迪和瑞秋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的时,斯凯拉其实也在结交新的朋友,打算从这段熟料姐妹花的关系中脱离出来。她甚至已经开始在网上发贴回忆与艾迪和瑞秋的美好往事了,三个人关系本可自然发生解本,为什么要谋杀她?

如我们前面说的那样,斯凯拉在2011年8月16日,目睹了艾迪和瑞秋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她不仅把这些事件转给她的一些朋友,还在日记中写下了所发生的事情;此外还有谣言说,斯凯拉还有她们亲密时的视频和照片。瑞秋是天主教信徒,她害怕被作为双性恋者;而艾迪的私生活一直很混乱,除了瑞秋,她同时还有不同的男性和女性朋友。为了保住她们的秘密,她们最终选择了杀害斯凯拉。

如果我们考虑艾迪是一个相当典型的精神病患者的可能性,谋杀可能就不那么神秘了。

艾迪从一开始就介入到调查中,并通过伪装不同的情绪,获得她想得到的信息。调查人员形容她在面谈时的行为是:错误的,”傲慢,自恋和平静“,反观而瑞秋似乎害怕和紧张。2012年11月5日,她傲慢的发推文给调查人员:如果你觉得可以付我和瑞秋的话,那么你错了!地球上没有人能对付我们(no one on this earth can handle me and rachel if you think you can youre wrong, November 5, 2012),并试图与他们调情。当她被捕时,她似乎最担心她头发的样子,假设会有人想为她拍照。

关于上面的几种猜测,朋友们是如何认为的呢?评论区里留下你的看法,我们一起讨论!

戴维:我是和我的妻子玛丽一起的,我今天是代表我女儿发言的,因为她不能来。7月6号她晚上决定离开家,从窗户钻出去去见两个朋友。我用朋友这个词,我想你们知道我是什麽意思。当我们知道她消失了,我们马上去了警察局,警察一开始也做不了什麽,我们都以为她是主动离家出走的。从那天开始,我的生活、我妻子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了。这个称她为朋友的人,残忍地把她从我们身边夺走,现在她看起来也没有一点悔意和难过。他说,他会一直盯著雪拉,这件事情不会结束。

尼斯夫妇经常会女儿罹难的那颗树旁,上面挂着他唯一的孩子、心爱的女儿照片。

斯凯拉死后,戴维和玛丽·尼斯发起了斯凯拉法令,修改了失踪儿童的安珀警告程序。修改后的安珀警告,用于任何失踪儿童,无论孩子是否被认为被绑架。他们认为,如果斯凯拉在失踪时,这种修改就到位了,她可能很快就被发现了。2013年4月,查尔斯顿州议会两院一致投票赞成该法案,2013年5月该法案成为法律。

以前总听人说三人行,总有一个人是孤独的…当友情开始变质的时候,努力挽回还是分道扬镳?你觉得呢?揭开世间谜案,洞察人世尘寰,我是老袁,别忘了点赞、关注再走,我们下期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