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美校花画《大卫》被公认为“中央美院史上最好的大卫”

No Comments

徐冰谈喻红大卫徐冰在开幕式上曾说到:“我刚来央美学习之初,曾画过一张素描《大卫》肖像,被老院长靳尚谊先生曾夸我建院以来画的最好的学生,但现在喻红画的《大卫》肖像就打破了这个说法,因为我也承认,她画的《大卫》确实比我好。”

徐冰这番话,无疑是赞扬喻红的基本功,她扎实的素描功底,精湛的写实画风并置、拼贴相异时空的场景和人物——横跨了古代与现代、西方与东方、梦境与真实。

喻红:中央美术学院教师,1966年生。1980年进入中央美院附中,1988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读硕士研究生班。现任教于中央美院油画系。

1980年,喻红刚上大一,被布置要画一张《大卫》,她花了四个星期创作了《大卫》石膏肖,很投入,之后被靳尚谊誉为“央美史上最好的一张《大卫》”,并且在1981年登上了全国美术素描教材的封面,这在当时是莫大的荣耀和肯定。美术功底无人质疑!

美院大一一般强调基础训练,素描石膏。尤其是《大卫》是不可少的科目。因为石膏写生,是写实性素描训练的一个重要环节。

“练习石膏讲究空间、结构、体积,画的时候经常忘记到你画的是什么,我觉得从这张大卫开始,我就能感觉我在画的是什么东西。”

无疑是当时男生中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然而喻红偏偏就看上了其貌不扬还丝的刘小东,因为无论长相还是家庭背景,两人悬殊太大,不被喻红父母看好,最终两人很坚定很珍惜那份爱意。

自结婚以来,喻红一直甘居丈夫身后,回想起当年初恋时,喻红笑言:“爱上他完全是个错误,由于那时见识少,没见过几个男生……”

喻红表示:走美术这条路,首先你一定要对它感兴趣,千万不要稀里糊涂选择这条充满梦幻色彩的美术之路,既然选择就要负责到底,如果不喜欢,不热爱再怎么坚持一样会半途而废。

喻红:“游园惊梦”是昆曲里一个很著名的桥段,一个超现实的故事,它将梦境、真实、生死杂糅在一起。把这四个字单独拆开来,每个字也都可以构成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